浅析美国对台政策的“民主困境”

作者:社科院台研所上传时间:2014-05-29 11:07字号:       转发 打印
      事实上,美国对台当局通过“宪改”深化“民主”和利用“民主”寻求“法理台独”也有严格区分。凯利表示,“美国坚决支持台湾民主,包括支持台湾人民有权选举自己的领导人,有权就自身的安全、经济、外交等问题做出决定,但我们不支持台湾‘独立’。片面迈向独立的举动不可能让台湾在民主自由、自治、繁荣和安全层面上更上层楼” 。可见,美国支持台湾“民主”并不等于支持“台独”。因此,美对台当局的“修宪”活动采取了两种不同态度:一是支持台当局提高行政效率的“修宪”,并将其视为“内政”而不予介入。二是坚决反对台当局片面改变台海现状,引发两岸关系紧张的“修宪”,对台当局“涉及主权、领土、国旗、国号等敏感议题的修宪”不予支持,并对此高度警惕和预防。

    此外,美国对台举行“公投”的也有三个层次的立场:一是 “反对”改变现状或让台湾走向“独立”的“公投”;二是“不支持”只有政治象征意义但根本无法实现的“公投”;三是对有关公共政策等内部治理的“公投”不予介入 。

    综上所述,似乎在美国对待台湾民主的立场中,已基本确立起封杀“法理台独”的底线,但在实际执行过程中,美国却难以将陈水扁“修宪”、“公投”中的“台独”本意彻底剥离出来加以清除。陈水扁在明知“宪改具有高门槛”、“朝野没有共识无法通过”的现实面前,仍大肆进行各种“宪改”造势活动,其本质是力图借“宪改”过程持续挑起岛内“统独”矛盾,扩大“台独”的社会基础,并从中捞取选票。尽管美对陈水扁借“宪改”获取个人政治利益的意图有清晰认识,但因其“宪改”言论并未真正转化为现实结果,因此美方无法因为预防“台独”而彻底封杀台当局推进“宪改”的动作,因为这类要求也是岛内民意的反映之一。尽管此种呼声在岛内占少数,但美国也不得不给予一定程度的尊重,否则就是“干涉内政”。

    美在处理台当局的“公投”上也面临同样困境,2003年,面对美国反对“公投绑大选”,台当局以“公投”是“民众基本人权”、“是直接民权的体现”为挡箭牌,煽动起岛内民众“当家作主”的强大“排外”情绪,迫使美国不得不在陈水扁就“公投”议题让步的情势下让其“过关”。在当前国际政治现实下,陈水扁操弄“入联公投”明显也是想复制2004年的“公投”“吸票效应”,尽管美国已指出“公投对台湾参与联合国没有助益 ”的“假议题”本质,但台当局仍坚持以“人权”、“民意”与美对抗。

    (二)美国处理台湾“假民主”的手段和成效有限,客观上助长了台当局利用“民主”回避美国干预的赌博心态。自陈水扁上台以来,其推动“台独”的重要策略之一就是将“台独与民主捆绑”、并“以民粹替代民主”,通过操弄岛内既有的省籍、族群矛盾,将其经过包装的“台独”思想诉诸普通民众以获取合法性,从而规避制度性的障碍,达到其个人目的 。陈水扁在2003年全力主导制定“公民投票法”,并在2005年推动“公投入宪”,就是为其利用“直接民权”来煽动民粹、规避“立法院”“制衡”铺平道路。陈水扁明知“宪改”目标难以实现,但仍鼓吹要在民间举办“万场宪改说明会”,鼓动民间提出各种版本的“宪改”方案,持续炒热“宪改”议题,其目的就是希望煽起民众对现有“宪法”不满的狂热情绪,向阻挡“修宪”的泛蓝势力施压,清除蓝营在“立法院”的制衡作用,从而达到其“由下至上、由外而内”的“修宪”目标。在泛蓝都被迫屈服于陈水扁民粹式操作的情势下,美国将更难以从外部间接压制陈水扁,而且陈水扁很容易将美国对民粹的干涉偷换成为“美国不尊重台湾民主”,从而进一步利用民众的“反美”情绪凝聚支持,增大其与美对抗的资本。2003年泛蓝和美国最终与陈水扁在“公投绑大选”上达成妥协和让步,就充分说明当前美国并无有效手段将民主与民粹做有效切割,因而也就无法摆脱“打扁伤台”的顾虑。此次陈水扁以“台湾民意”、“朝野共识”为由推动“入联公投”,实质上已再次将美国推入选择“尊重民主”还是“粗暴干涉内政”的两难境地。台“驻美代表”吴钊燮就表示,“台湾现在已是完全民主的社会,希望美国能尊重”、“布什总统以推广民主自由作外交主轴,这方面美国政府应倾听台湾民意的声音” 。

   

相关阅读:

领导题词
  • 江泽民题词

    江泽民题词

    完成祖国统一大业是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所在!

  • 李鹏题词

    李鹏题词

    为祖国统一大业继续努力!

  • 乔石题词

    乔石题词

    加强两岸关系研究,促进祖国和平统一!

本所概况|网站管理|联系我们|加入收藏|设为首页|电子信箱

Copyright(c) 2014主办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承办单位:中国台湾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