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门虎子”——现任台北市长郝龙斌

作者:吴 宜上传时间:2015-03-27 16:23字号:       转发 打印

  主要内容:本文主要分析了国民党籍新北市长、副主席及党内中生代政治明星郝龙斌的出身背景、从政道路、政治理念与施政作为。

  2010年11月27日,经过近一年激烈的选战,国民党提名的郝龙斌最终以约80万的得票数、55.6%的得票率,大胜对手民进党内“天王级”人物苏贞昌近17万票,成功连任台北市长。郝龙斌出身将门,其父为国民党军政元老郝柏村,以学者身份从政后,曾任国民党中央委员、新党“全委会”召集人、“立法委员”和“行政院环保署长”等职。郝龙斌从政踏实稳重、勤政廉能,是国民党中生代里较为突出的政治精英。

  主要从政经历

  郝龙斌是在“慈父严母”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典型眷村子弟。他1952年8月22日出生于台北市,从小在台北新店清潭附近的眷村长大,祖籍江苏盐城。郝的父母双方均为军职人员:其父郝柏村,黄埔12期炮科毕业生,是蒋介石父子着意栽培的重要将领,历任“参谋总长”、“国防部长”、“行政院长”和国民党副主席,现任国民党中央评议委员主席团主席;母亲郭苑华,曾任“国防部妇联分会主委”;外公郭寄峤,曾任“国策顾问”、“国防部长”。郝龙斌在家中排行老二,还有一姐、一弟和一妹。由于父亲是军人,平常很少回家,一回去就会带小孩四处吃喝游玩,以至郝龙斌自称小时候都把父亲当成“圣诞老人”,而母亲平日对孩子的管教却是十分认真和严厉。

  郝龙斌曾随其父军旅调动辗转就读于嘉义、台北的三所中学。大学联考前,他未听从父亲的建议填报军校而选择台湾大学医学系,第一年落榜,次年被台大农业化学系录取。大学毕业后,他申请到奖学金赴美留学,并获得美国麻州州立大学食品科技博士学位。在美期间,郝龙斌与大学同班同学、美国麻州州立大学生化博士高阆仙结为夫妇。1984年郝龙斌从美国回台后,选择走学术研究的道路,在台湾大学食品研究所教书。生性好强的他,为走出“名人之后”的阴影及证明自己的能力,返台后埋头学术,36岁即升任教授,其学术水平在岛内食品研究领域获得肯定。

  1993年对郝龙斌而言是极具转折性的一年。这一年2月,其父郝柏村因政治立场与李登辉不同被迫辞去“行政院长”一职。原本对政治反感、认为“政治人物都是自私自利爱说谎”的郝龙斌,受此事影响而改变初衷,决定踏入政坛。6月,郝在国民党北部知青党部以第二高票当选国民党十四全党代表,并当选第十四届中央委员。1995年8月,积极争取国民党“立委”提名的郝龙斌,因其父郝柏村与李登辉分道扬镳并和林洋港搭档参选“总统”而受到的打压,断然发表“孤星照不亮满天晦暗”声明,宣布退出国民党内“立委”提名,加入新党。郝龙斌很快就成为新党重要的骨干力量。1995年12月,他在台北市北区高票当选第三届“立委”,1998年底再次当选连任。2000年3月和2001年2月,郝在新党面临党内大老隐退、中生代出走的泡沫化危机时,两次被新党“全委会”推举担任召集人。

  民进党执政期间,“务实理性”的郝龙斌成为陈水扁当局极力拉拢的对象。2000年4月唐飞“组阁”时,郝龙斌就获邀出任“环保署长”;2001年2月,再度被邀请出任该职。当时,郝龙斌自认难挽新党泡沫化趋势,并认为任职有利于向外界证明新党是一个“热爱土地、热爱台湾”的政党;在陈水扁答应其提出的“不改变在国家定位和大陆政策上的理念”、“反对核四公投”、“以个人名义入阁”、“主管业务上必须百分之百授权”等四个条件后,辞去新党“全委会”召集人和“立委”职务,就任“环保署长”。任内,郝龙斌秉持专业态度施政,多项政策获得民众好评。2003年9月,他从环保专业理念出发,反对民进党当局为赢取2004年“大选”所策动的“北宜高速公路台北县坪林段是否对当地开放交流道”的“咨询性公投”,被时任“行政院长”的游锡堃指责为“专业不能凌驾民主”。10月6日,他宣布请辞。2004年4月,郝龙斌转任台湾红十字会秘书长。

  投入台北市长选举并当选连任,使郝龙斌再次攀上一个新的政治高峰。“环保署长”任内的良好形象及高知名度,使郝龙斌在2006年台北市长泛蓝候选人民调中一直位居榜首。2006年1月,在其父要求其“回到国民党初选机制内参选”的建议下,郝宣布重返国民党,参加该年底台北市长选举的国民党党内初选;5月,郝顺利获得国民党提名;12月9日,以69.2万票、53.81%得票率的较大优势,击败包括谢长廷(获52.5869万票、得票率40.89%)、宋楚瑜、李敖在内的多位候选人,成为新任台北市长。任内,郝先后推出多项攸关台北市长远发展的重大政策,并全力筹办2010年国际花卉博览会。但郝因承担马英九台北市长任内遗留下来“猫空山缆车”和捷运(地铁)文湖线事故高发等烂摊子,并因不善沟通、宣传等因素而导致其施政满意度始终在50%左右,显得政绩平平。

  从政风格

  个性温文儒雅,为人谦和,沉稳内敛,反应敏捷。

  第一,“专业、务实”的从政理念。郝龙斌从政时间虽短,却因扮演不同角色引发岛内尤其是蓝营很大争议,质疑其“政党忠诚度”和“求官”动机,这其中既体现了郝不满蓝绿恶斗、欲以“中间路线”务实做事的从政理念,也反映其外省籍的出身困境与内心矛盾。为“证明政治恶斗之外还有一条新的路可走”,郝在“立委”任内,注重“专业问政”,并与绿营“立委”一起提出各项有关教育、医疗、卫生等议题的专业法案;2000年后又率先公开支持陈水扁的“四不一没有”、加入两岸跨党派小组,举行“郝扁会”;担任“环保署长”后公开表示,“我要提醒所有的泛国民党系的支持者,我们跟新政府是在同一条船上”。郝虽在政治上备受争议,但也树立了“专业”、“务实”的政坛形象,并由此获得社会特别是多数中间选民的认可,使其在2006年国民党内台北市长初选时的社会支持度大幅高于党内支持度,成为其党内初选获胜的关键因素。

  第二,外柔内刚、“硬中带软”的行事风格。郝虽外表温和,自认包容、能充分授权,但对所坚持的原则毫不退让,并称“有事好好说,如果耍强硬,那就没有什么好谈的”,在处理重大争议问题及关键时刻坚持“专业、原则”,充分体现强势作风、展现决断力。“环保署长”任内在解决环保争议、辞去“环保署长”一职等事件上被媒体称为是遗传了其父郝柏村的“强人本色”。台北市长任内在许多重大争议问题上敢于与“中央”对抗:2007年曾以“依法捍卫古迹”公开强烈抵制陈水扁当局将“中正纪念堂”更名为“台湾民主纪念馆”、2008年大选公开抵制陈水扁当局的“二阶段领投票”、以拒缴地方“劳健保补助”的激烈手段来对抗“统筹分配税款”遭“中央”删减、2009年带头公开反对马英九当局开放美国牛肉进口等。郝的行事风格被其团队称作“硬中带软”,认为只要了解其风格做事并不难,但也发生诸如2007年2月台北市卫生局长宋晏仁闪电请辞并公开呛郝独断的风波。

  第三,踏实沉稳但不善沟通、做秀。在父亲军人作风的影响及学者的专业训练下,郝龙斌做事踏实严密、一板一眼,行事作风稳重,较能迎合台北市的都会型态。但也因此缺少政治人物的权变与弹性,加上生性木讷、不苟言笑,自认“只要把事做好就好”,使郝不谙政治语言、不善沟通和做秀造势,不懂得推销市政,以至让外界认为其缺乏施政亮点,施政满意度一直难以提高。上任初期面对媒体生涩拘谨,对任何市政问题总是回答“依法、依规定办理”,加之对外曝光行程少,被外界认为“不够谦虚”,媒体更给其冠上“宅男市长”称号。但随着市政掌握度的提高、选举危机感的加深,郝也出现较大转变,不但展现自信与稳健,有时还火力全开。与此同时,郝不善与基层沟通、疏于经营基层,任市长前三年几乎不跑基层,导致蓝营里长、社团抱怨连连并有所反弹,并认为郝的团队自成一格,有自己主见,并且非正统国民党出身,“未必听得进党中央的建议”,将直接影响蓝军投票率。

  第四,善把握政治时机,不易屈服。郝外表纯朴低调,不露锋芒,待人和气,但观察事物及政治嗅觉敏锐,政治时机选择判断较为准确,几次进出国民党和新党、游走于蓝绿阵营,关键时刻能找到最佳位置,并且“越有压力,战斗意志越高”。不过,郝的学者特质,也使其缺乏政治人物应有的霸气和谋略,在2006年台北市长选举中,缺乏操控议题和驾驭局势的能力,在总体表现上逊于谢长廷、宋楚瑜等人;2010年竞选连任面对富有选举经验的民进党“天王”苏贞昌也显得紧张,急于掌握议题主导权。

  第五,注重保持清廉形象。郝以学者身份从政,在“立委”、“环保署长”及台北市长任内均累积了良好的专业与清廉形象。“环保署长”任内,谢绝大多数公务社交和应酬,并严格要求下属坚持原则。郝的清廉形象使对手在2006年台北市长选战中找不到把柄,而只能以“拉法叶舰”旧案及其父水电费等枝节问题做文章。任台北市长后,郝依然严格要求自己,四年来清廉度在县市长评比中基本保持前三名、70%以上。

  第六,讲求效率和勤政。郝龙斌任“环保署长”时要求环保事件发生的24小时之内,一级主管必须到达现场,“环保署”因而被称为“快速反应部队”;还亲自“全台走透透”,成为最常到污染现场、也是到南部次数最多的“环保署长”,在“阁员施政魄力”评比中排名第一。台北市长任内,要求所属局处“宁可捞过界、不可推诿卸责”,提高行政效率,较少行政疏失。

  两岸关系重要主张

  郝龙斌在两岸问题上的基本立场是主张统一,反对“台独”;在“不急统、不可独”前提下,两岸维持现状;主张“不冒进、不挑衅、不畏战”的“外交”、两岸、“国防”政策;主张两岸城市交流,支持两岸签订ECFA。

  第一,以两岸政治差距反对现时统一。一方面称“中国走向统一的大势是任何人不能改变的”,“长远来讲,希望两岸人民一定要能够合。”赞同修改“国统纲领”,但“统一的远景不容改变”;同时也称现阶段无论“台独”或统一都“不切实际”,在大陆“没有民主化之前,统一是不可能的”,大陆“达成民主政治化,两岸关系就有解决的可能”。并认为,大陆经济自由化之后将会使“民主需求”转趋强烈。

  第二,呼吁岛内各政党放弃意识形态,共同维护两岸和平关系。认为两岸和平是台湾生存发展最关键与最重要的因素、两岸关系的稳定对台湾来讲非常重要,因为这是台湾经济发展的首要因素,而经济发展对台湾的生存最重要。

  第三,主张两岸谈判,呼吁双方在“一个中国,各自表述”共识基础上重回谈判桌,解决双方歧见。认为两岸应尽早恢复某种层次的官方接触,中共应更多地了解台湾实情。

  第四,提出“一中两国”主张。1998年2月郝龙斌与新党10余位“立法委员”连署发表“一个中国,两个中国人的国家”的主张,声称“两岸各自在现有领域拥有完整的主权与治权,并借由签订法律文件,宣示两岸永不分裂中国及追求统一的意愿”。称“一中两国”的理念仍强调“一个中国”概念,是透过法律与政治保障“一个中国”的架构,两岸可以签订永不分裂协定,捍卫“中华民国”,确保台海安全,“一中两国”就是“保卫中华民国,反对中共统治”,是“不折不扣”的“和平统一”的途径。该主张提出后因遭到新党内部及不少泛蓝人士的强烈质疑而很快放弃。

  第五,主张两岸城市交流。认为“台北的经济、台湾的经济要好,一定要把台湾跟大陆连起来”,希望把“台北市变成两岸间的桥梁,把台湾跟大陆连在一起”。积极推动上海与台北的城市交流,2010年4月举办“2010台北上海城市论坛”,5月曾发表专文《台北梦想 上海启航》,称梦想“让台北的开放自由与上海的市场规模互相辉映、彼此提携,在东亚崛起、中华文明复苏的潮流中,共领风骚数十年”。

  第六,支持两岸签订ECFA。多次公开表态支持两岸签订ECFA,称“应把政治层面的问题放下,回归经济发展的问题本质,面对全球化竞争,台湾的选择应是掌握契机,而非逃避”;认为ECFA对台湾的负面影响是“微乎其微”。

  

  《统一论坛》2011年第二期

相关阅读:

领导题词
  • 江泽民题词

    江泽民题词

    完成祖国统一大业是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所在!

  • 李鹏题词

    李鹏题词

    为祖国统一大业继续努力!

  • 乔石题词

    乔石题词

    加强两岸关系研究,促进祖国和平统一!

本所概况|网站管理|联系我们|加入收藏|设为首页|电子信箱

Copyright(c) 2014主办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承办单位:中国台湾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