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特征、问题及解决思路探析

作者:刘国奋上传时间:2014-11-02 09:45字号:       转发 打印

   两岸关系自进入和平发展时期以来,两岸已经取得相当多的阶段性成果:两岸启动了直接、双向、较全面的“三通”,签订了包括经济合作框架协议(ECFA)在内的19项协议,两岸和平关系基本确立,两岸民众在和平中分享了交流交往带来的利益。但是,另一方面两岸关系在内外因素影响下,也存在一些难题与隐忧,即两岸的和平局面虽基本形成,但其和平关系的基础还较脆弱;两岸经贸关系尽管有较大进展,并已开始步入深水区,但这一关系发展还不平衡;两岸经贸等关系的相互依赖程度在加深,但两岸民众的思想价值观仍存在较多分歧,台湾民众的离心倾向仍未被止住。本文试从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时期的特征,探讨这一时期两岸关系面临的问题与变数,并通过一些思想观念的确立,以求探寻深化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路径。

   

  一、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时期的特征

  2008年迄今,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已进入到巩固和深化期。要进一步推动两岸关系向前发展,首先必须要了解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时期所具有的特征。

  (一)和平发展时期两岸关系具有相对稳定的特点,但这一时期的两岸关系仍比较脆弱。两岸原本就分离多年,加之在李登辉中后期和陈水扁时期,由于台湾当局竭力搞“独台”、“台独”活动,两岸关系走到几近崩溃的边缘。2008年以来,两岸在反对“台独”、坚持“九二共识”的共同立场上进行交流交往,两岸关系进入到和平发展新时期。过去五年多来,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呈现出相对稳定性,未出现大的波动有利于两岸直接、双向和较全面的“三通”的实现,并使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向更广、更深的方向迈进。然而,我们也观察到,巩固和深化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进程并不顺坦,两岸关系仍具有较大的脆弱性。过去五年多来,两岸关系每前进一步均会受到来自民进党和“台独”人士的反对与阻挠,如两岸经历了台湾内部对ECFA协议的“审议冲突”和两岸服务贸易协议的“审查阻挠”,以及马英九当局对商谈两岸和平协议态度的变化,也遭遇来自岛外的诸如美国对台军售、日本提升对台关系等的多重考验。总的来说,两岸关系的脆弱性主要表现在:两岸经贸关系尽管已进入深水区,但这一关系发展还不平衡,尤其是台湾对与大陆的经贸往来还有诸多限制;两岸各项交流交往在扩大和深入,但两岸民众的思想价值观仍存在较多分歧,且某些分歧在岛内有时还被人为扩大化,对台湾民众的“中国认同观”起到消极影响;由于台湾社会亲美、亲日情结浓厚,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更易受到外部因素的干扰[1],两岸在一些涉及中华民族整体利益的重要领域的合作难以展开,等等。

  (二)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时期具有“不独不统”的特征,台湾民众对两岸统一仍有较重的排拒心态。2008年以前的十余年时间里,两岸关系经过了波折不断的关系恶化期,台湾社会政治取向日益“独台化”或“台独化”。为此,大陆民众的思想情感受到较大的挫伤,其对两岸和平统一的信心有所下降;台湾民众的“中国认同观”遭到较为严重的扭曲,其对两岸统一目标的排拒心加重。因而,近些年来大陆方面在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时未过分强调两岸统一目标,台湾方面则采取“不统、不独、不武”的政策立场来处理两岸关系。我们可以将当前大陆不强调统一、台湾不搞“独立”的两岸关系这一状态称之为“不统不独”。这种“不独不统”的特征是由当前两岸关系所面临的内外情况决定的,一方面,两岸关系的全面常态化需要一段较长的修复期,其方方面面的接续与推动工作等待着两岸当局和两岸民众去做,非一朝一日可以完成;另一方面,两岸民众政治思想价值观的融合存在相当的难度,尤其是台湾民众目前对两岸统一的接受度还不高,其离心倾向仍未被止住[2],这是今后巩固和深化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必须要面对的问题。

  (三)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时期具有过渡期的性质,各种内外因素决定这一时期的长短2008年迄今,两岸关系从冲突、恶化走向缓和、改善,使两岸关系进入到和平发展新时期。由于两岸关系全面常态化和两岸民众思想价值观的融合与共同的国家认同的建立需要较长时间,两岸不可能立即达成统一,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就具有过渡时期的特点。这一过渡时期大致可以分为两个阶段:前一阶段为两岸关系的拨乱反正时期[3],即促使非常态化的两岸关系导向常态化,这一时期是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初级阶段;后一阶段即两岸双方确立统一的目标并为之而共同奋斗,应可视为两岸统一的磨合期,这一时期是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高级阶段。当前两岸关系仍处于拨乱反正时期,这一时期两岸关系的“不统不独”状态受两岸以往历史和当前两岸所处的内外环境的影响,两岸这种状态究竟会延续多长时间,要看两岸各种关系的接续及其制度化发展能否顺利进行。毫无疑问,排除各种干扰因素,妥善处理好两岸双方的各种关系,尽早结束两岸关系拨乱反正时期使其进入到统一的磨合期有利于两岸民众的现实利益和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的维护。

   

  二、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深化中的思想意识及变数

  从过去五年多的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轨迹来看,两岸关系确实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其意义重大,尤其是对于有较大离心倾向的台湾民众来说,这些年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带来的益处让他们多少有所感悟。正是由于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具有上述的阶段性特征,在巩固和深化两岸关系和平发展问题上,两岸面临深层次难题中的某些思想意识问题成为两岸关系涉足深水区的障碍,如果处理不当,就有可能发展成为两岸关系前行的旋涡。

  (一)两岸深层次难题及其相关思想意识

  两岸关系发展至今,不可避免地触及到两岸军事和政治互信、两岸政治协商谈判、两岸政治关系定位等深层次难题,这些问题具有较高的敏感性,解决的难度较大。总体而言,由于两岸关系转型正义还未完全实现,当前两岸关系面临的这些深层次难题主要所涉及到以下三个方面的思想意识问题。

  1、“台湾主体意识”和“台独意识”问题。在“台独”人士眼里,“台湾主体意识”或“台湾主体性”其实就是“台独意识”的另一种表述法。分离意识在当今台湾社会还有较大的市场,这与两岸长期分离的历史尤其是李登辉、陈水扁时期的政治操弄有关。马英九上台执政以来,虽表示两岸关系为“非国与国关系”,并回归“九二共识”,但对于李登辉、陈水扁时期提出并大力宣扬的所谓“台湾主体意识”、“台湾主体性”没有作出明确的否定,更没有对“台独意识”进行全面有效的清理,反而因担心被民进党和“台独”人士扣上“亲中卖台”的帽子,对“台湾主体意识”、“台湾主体性”的论调采取某种形式的附和立场,比如强调所谓“以台湾为主、对人民有利”的说法[4]这使其在处理两岸关系方面反而显得相当被动。正是由于“台湾主体意识”的作怪,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每迈出一步均会受到来自岛内“妖魔化”的指责。在台湾这样政治氛围下尽管2010年已有70%以上的台湾民众赞成就两岸交流合作与大陆协商[5],但对于两岸统一问题至今仍有较多的台湾民众持反对立场,台湾民众对中国认同和两岸统一的离心倾向还在持续波动发展中[6]

  2、两岸民众社会政治价值观的冲突与对接的问题。由于长期分离,两岸民众所处的社会环境和成长背景等有较大不同,两岸政治、经济和社会制度的不同,使得两岸民众的社会、政治价值观存在差异,在对某些事关两岸实质利益问题的看法上有时会有较大的矛盾和分歧。尤其是长期来台湾民众在所谓“西方普世价值”和“台独意识”的交叉影响下,两岸民众的社会、政治价值观的差异性就更加突出,矛盾冲突有时会显得越发尖锐复杂。为进一步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进程,如何避免两岸民众社会政治价值观的冲突,在交流交往中让其做到对接与融合,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项重大课题。两岸双方或许能在某些共同利益与观念的起点上维护好两岸民众的现实利益,进而通过两岸社会政治价值观的对接与融合,实现两岸统一并最终维护好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

  3、两岸民众对对方的认知与认可的问题。两岸的统一与否事关两岸民心的相向与向背,两岸深层次问题的解决也涉及到两岸民众对对方的认知与认可的问题。尽管两岸交流交往已行之多年,两岸民众的相互好感度有所上升,但由于两岸长期分离、岛内“台独意识”的建构和媒体生态等原因,两岸民众对对方的认知与认可仍有较多偏差,对对方的“心防”仍然较多,在网络上也常能看到两岸网民就某些事件进行唇枪舌剑论战。[7]目前两岸民众对对方的心结主要可归结为:台湾民众对大陆的看法,涉及到大陆民主化与反腐败等问题;大陆民众对台湾的看法,涉及到彻底清理岛内“台独意识”、全面回归“一个中国”原则立场等问题。在信息化和民主化日益发展的时代,以及两岸交流交往的进一步增多,两岸民众对对方的认知与认可问题上的差异和矛盾会日渐突显出来,如何避免矛盾冲突,提高两岸民众对对方的认知与认可度,也是我们面临的不可忽视的重要课题。

  (二)深化两岸关系和平发展面临的变数

  尽管这些年来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进程相对顺利,避免了大的波动,但是两岸关系和平发展仍面临多重变数,这些变数直接与间接地影响到两岸关系深层次难题的解决。

  首先是岛内因素,岛内“台独”势力隐性发展成为深化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最大阻力。民进党下台后,岛内“台独”势力由显性发展走向隐性发展,即由直接推动“台独”活动转为反对和阻挠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国民党在台湾重新执政以来,马英九当局虽中止了陈水扁时期“去中国化”的一些政策措施,但其对“台独意识”未做彻底清理,尤其是未对台湾青少年“去中国化”的教育进行全面纠正,其留下的隐患不可小视。在两岸关系上,马英九当局强调“不统、不独、不武”,只求发展两岸经贸关系,怯于展开两岸政治谈判,并公开表示在其任内不谈统一问题。民进党则未能在2008年和2012年两次台湾领导人选举失败中吸取教训,仍守着“台独神主牌”不放,继续宣扬所谓以“‘台湾第一’、‘台湾优先’为核心的社会主流价值”[8]2013年来民进党几次召开“华山会议”,讨论两岸政策路线问题,却没能提出积极明确的两岸政策,其“台独”心态仍很重,民进党的两岸政策转型未能真正展开。此外,对于马英九当局扩大两岸经贸关系的做法,民进党动辄反对,且扣以“倾中卖台”帽子,不时地拖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后腿。岛内“台独”势力并没有因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进展而消退,相反他们以“政党政治”、“民主政治”为依托,从体制内和体制外进行多种多样的反对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活动。因而民进党与“台独”人士对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反对与阻挠,成为目前岛内“台独”势力隐性发展的主要力量,其种种举止对台湾民众的“中国认同观”起着消极甚至是破坏性的影响,对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深化相当不利。

  其次是岛外因素,美国、日本等对台政策及其与台湾的关系对深化两岸关系和平发展乃至两岸统一产生的负面影响。2011年以来,美国的全球战略出现新的调整,试图通过“重返亚洲”或“亚太再平衡”战略,建构以美国为主导的亚太权力结构。为此,美国政府的台海政策也出现一些微妙的变化,即虽乐见两岸通过协商、交流缓和关系,但并不愿看到两岸关系走得太快、太近,其台海政策已从过去的“防独”转向“防统”。在美国“重返亚洲”或“亚太再平衡”战略的鼓动下,日本凭借其与美国的同盟关系,也在钓鱼岛等问题上采取强硬立场,并竭力通过离间台海两岸关系达到其制约中国大陆的目的。例如,日本改变多年来在与台湾就渔业谈判问题上的强势立场,于20134月与台湾达成“日台渔业协议”。在南海周边地区,由于美国的介入,某些相关国家蠢蠢欲动,甚至采取有损于海峡两岸在南海的领土主权和权益的行动,南海争端问题更加复杂化。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新形势下,两岸本可通过共同合作,维护两岸在钓鱼岛和南海的领土主权和权益,然而鉴于美国、日本的压力和利诱,马英九当局采取“不与大陆展开合作”的政策立场 [9],从而使两岸在这两大问题上不时地错失维护共同利益的良机。凡此种种,均给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带来相当不利的影响,美国、日本等势力的干扰成为巩固和深化两岸关系和平发展不可忽视的外部负面因素。

    

   

  三、破解难题、消除变数的思维与路径

  找出巩固和深化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方法与路径,必须分清与确立以下几个思想观念。

  (一)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中,要侧重两岸各项关系的平衡发展。陈水扁时期终结之初,两岸和平关系显得较为重要,在反对“台独”、坚持“九二共识”的共同立场上,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有相对良好的基础。尽管这一基础还不太坚实,但过去五年多来两岸关系迅速发展,两岸交流交往逐渐打破了间接、单向、不平衡的状态,两岸签署19项协议,作为维系两岸关系的法令性文件,其对两岸关系的绵密和今后两岸的统一都将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历史意义。两岸在不断的交流交往中共同受益,两岸民众共享和平红利让世人有目共睹。就和平发展而论,和平既是目的又是工具与手段,两岸实现和平的高一层目标应是两岸各项关系的发展,只有发展,两岸和平关系才会有更加坚实牢固的基础。从这个意义上讲,当前两岸要在和平中更加重视发展,没有发展,和平将是短暂的,甚至会很快消失。而这一发展还必须注重两岸各项关系的平衡性,如果仅仅是单一的两岸经贸关系发展其可持续的动力也将是有限的。

  (二)在两岸各项关系的发展中,要重视两岸多重利益的交叉。从这些年两岸经贸关系发展的推动力来看,有两岸经贸关系的市场化自然发展和大陆的主动让利式发展两个大的方面。过去五年多来,大陆积极主动让步、让利成为两岸经贸关系发展的主推力。然而我们也注意到,大陆的让步与让利使一些台湾民众感觉自尊心受伤,有的甚至在岛内“台独”人士的歪曲宣传下对大陆的让利举措心存反感。大陆经济的综合力量相对强些,两岸经贸关系应可在不违背WTO组织规则下,通过合理安排,体现大陆对台湾经贸关系安排上与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同等差异性”是必要的,也是可行的,比如在同等条件下优先考虑与台湾发展经贸关系,因为从实质意义上讲,大陆和台湾的关系是一个国家内的关系,优先发展两岸经贸关系无可非厚。此外,为使两岸经济、文化、政治、社会等交流交往关系的常态化、长久化发展,两岸各项交流交往关系应建立在双方互利互让的基础上,并且要形成两岸利益的多重交叉点,进而促使两岸关系的相互需求与相互依赖局面的加速形成。

  (三)在两岸多重利益的交叉中,要推动两岸民众思想文化价值观的融合。通过经济的融合形成两岸经济共同体的同时,我们要注重两岸思想文化价值观的趋同性与一致性,这对于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乃至两岸统一都十分关键。两岸共同的思想文化价值观源于共同的中华传统优秀文化、两岸民众相同的生产生活方式和共同的理想目标追求。从中华传统优秀文化方面看,两岸拥有共同的中华传统优秀文化,其在传承上虽有些差异,但差异并不大。从生产生活方式上讲,在第四次科学技术革命加速推进的今天,以计算机和互联网为代表的信息和智能社会促使人类社会关系的全球化。由此,在网络社会影响下两岸民众的生产生活方式会进一步趋同,其社会关系会逐渐拉近。从社会政治价值观来讲,全球化进程发展使得两岸的社会治理和民主价值观也会受到相互影响,大陆要在两岸利益交叉点上做功夫的同时,应积极推动两岸民众思想文化价值观的融合,以便逐渐形成有说服力并能起主导作用的中国特色的民主政治价值观。

  (四)在两岸思想文化价值观的融合中,要突出两岸追求统一的共同目标。两岸思想文化价值观的融合固然重要,但两岸统一的共同目标的确立显得尤其重要。陈水扁时期结束之初,大陆考虑到两岸关系的现实情况和台湾社会的思想状况,为改善两岸关系,主张搁置政治争议,避免了因某些敏感问题影响两岸关系向前发展的情况的发生。这些年来,大陆对两岸统一的提法是有些淡化,这使得一些岛内外统派人士对两岸统一有些焦虑感 [10]。为巩固和深化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大陆有必要比过去几年强调两岸的统一目标。尽管就目前台湾民众的观感与认知来看,两岸统一还不能提到议事日程上,但大陆作为推动两岸统一的主力军,明确强调两岸统一目标有利于鼓舞海内外统一人士的士气,有利于导正台湾民众的“中国认同观”,有利于壮大岛内的统一力量。为此,大陆要坚定、明确地宣示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终极目标是两岸统一,在推进两岸关系向前发展中,要让主动权操之在统一方(包括赞同两岸统一的台湾同胞在内),以汇集两岸所有赞同统一的力量,争取两岸统一大业的早日实现。

  鉴于上述四个方面的思路,为巩固和深化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进程,我们必须做到以下几点。

  (一)关注两岸多重利益与两岸民心相关联的问题。在涉及两岸间的利益问题上,要注意到两岸利益与两岸民心相关联的问题。单就两岸经济利益上讲,大陆作为综合实力强的一方,经济利益的让与不让、让多与让少,以及让利的适时性等问题必须要考虑得细致周全,以免“大陆让利受损、台湾得利受伤”的“两岸俱伤”现象的出现,亦即在涉及两岸各自利益的问题上,注重两岸民众的心理感受,精心安排相关细节,并做到宣传到位,尽可能缩小某些民进党人士和“台独”分子“妖魔化”大陆让利台湾的宣传空间。除了两岸经贸利益,两岸的利益有很多方面组成。两岸利益的多重性既会产生一些利益的矛盾与冲突,同样也会形成更多的两岸共同利益。创造更多的两岸共同利益,是当前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进一步深化之需,更是今后两岸统一所必须具备的前提要素。

  (二)加强两岸民众的心灵沟通,注重人的个体和共体作用。两岸关系说到底是两岸间人与人的关系问题,两岸关系的好坏与两岸民众对对方的认知与认可度有关,因此两岸民众相互沟通的重要性是勿庸置疑的。在两岸关系进入和平发展期之前,由于两岸利益重叠性少、两岸民心的沟通不畅等原因,两岸民众对对方的认知与认可度不高。两岸关系进入到和平发展时期,两岸交流交往在扩大和加深,两岸利益交叉点在增多,但因历史原因及两岸交流交往还处在非常态化阶段,两岸民心的沟通管道还相对窄化。为深化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在两岸民众沟通上,要注意人的个体作用,即发展两岸民众个人与个人的交往;以及注意人的共体作用,即扩大两岸民间团体之间的交流合作,只有这样,两岸民众的心灵沟通才会有较全面和常态化展开。

  (三)及时去除美国、日本对两岸关系造成的各种消极影响。美国、日本作为影响两岸关系和平发展以及两岸统一的最大外部负面因素,追求两岸统一目标的中国人必须严阵以待,密切注意其相关动向。尤其是在美国积极实施“重返亚洲”或“亚太再平衡”战略的形势下,两岸对于美国在台海关系的角色定位问题应重新予以检视。两岸应注意到,美国从自身战略利益出发,始终以维持两岸分离现状固定化、永久化作为实现其国家战略目标为导向。日本追随美国的战略目标,在台海问题上也采取相同的政策立场,企图通过离间两岸从中渔利。因此,从两岸统一的角度看,两岸的长远利益与美国、日本的利益没有交集点,美国、日本是深化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和实现两岸统一的最大外部障碍,及时去除美国、日本对两岸关系和平发展造成的各种消极影响是必要的。

  (四)由文化创意产业着手,共筑两岸中华文化精神家园。新世纪以来,文化创意产业在世界范围内蓬勃发展,也带动了两岸文化创意产业的兴起,从而使两岸文化交流合作赋予了更多的文化创新内涵。两岸通过扩大和深化文化创意产业的交流合作,一方面,可以增强中华文化的创造力与凝聚力,扩大中华文化在全世界的影响力,提高中华文化在国际上的地位。另一方面更为重要的是,通过两岸共同参与中华文化创意产业活动,可以进一步拉近两岸民众的思想情感,对于台湾民众在心理上融入中华民族将起到积极的影响作用。因此,以中华文化的伟大复兴为目标,两岸民众经由共同参与的中华文化传承与创新活动,在中华传统优秀文化价值共识基础上,建构起两岸新的多重中华思想文化共识,以共同构筑中华文化精神家园,增强和扩大两岸互信基础,假以时日,两岸面临的某些政治难题亦能得到逐步化解,从而使两岸关系展现出新的面貌

   

  

 

  


 

  

注释:

  [1] 台湾在处理两岸关系问题上受美日影响较大,例如20135月台湾举行了“政经兵棋推演”,模拟中国大陆为争夺钓鱼岛主权、不惜和日本开战的紧急状况,因被美、日要求选边站,马英九所率的台湾当局23部门最后竟然加入美日联盟而对抗中国大陆和俄国。

  

[2] 据台湾媒体报道,台湾指标民调公司201310月下旬公布一份民调显示,67.9%民众不接受和平协议以两岸统一为目标;台湾TVBS的民调,若限定统独二选一,高达71%民众希望独立,18%倾向统一。参见《台湾指标民调:68%台湾人 拒绝统一的和平协议》,《自由时报》2013111日。

  

[3] 有关两岸关系拨乱反正问题的探讨,参见拙作:《论转型正义与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深化》,载《台湾研究》2013年第4期。

  

[4] 马英九曾多次表示:推动两岸关系所秉持的就是“以台湾为主、对人民有利”的原则,在其连任就职演讲时再次提到这个说词,见《马:五大支柱打造幸福台湾》,台湾《中央网路报》2012520日。

  

[5] 台湾“陆委会”委托TVBS民调中心所做的民调,《江陈会/为“国人健康把关  7成民众支持》,台湾《中央日报网路报》20101220日。

  

[6] 《国族认同调查  47%支持马习会  受服贸负面报导影响  中国认同感下降》,台湾《旺报》201375日。

  

[7] 据台湾《旺报》的历次调查显示,“台湾民众对大陆的心墙仍未拆除,对陆生及陆资来台存有很深的疑虑,45%的人认为政府应对陆生来台就学采取更严格的办法,68%的受访者不赞成大陆人士来台买房,48%的人也对陆企来台投资不放心。”参见《好感度上升 两岸关系质变》,台湾《中央日报网路报》201288日;《张悬英国演唱秀“国旗” 两岸网友交锋对呛》,台湾《中央日报网路报》2013116日。

  

[8] 蔡英文何以奢谈“台湾优先”?》,中国台湾网,http://www.taiwan.cn/plzhx/hxshp/zhzh/201007/t20100727_1467757.htm;《谢长廷谈和解共生、和谐幸福》,台湾《台湾时报》2013815日。

  

[9] 《东海、南海争端  “陆委会”:不用选边站》,台湾《中时电子报》2012713日。

  

[10] 例如中国统一联盟前主席纪欣曾表示,两岸在签订“两岸和平协议”时,“不能缺少终极统一目标的前提”,见台湾《中央网路报》201362日。

   

  (本文发表在《台海研究》2014年第1期)

相关阅读:

领导题词
  • 江泽民题词

    江泽民题词

    完成祖国统一大业是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所在!

  • 李鹏题词

    李鹏题词

    为祖国统一大业继续努力!

  • 乔石题词

    乔石题词

    加强两岸关系研究,促进祖国和平统一!

本所概况|网站管理|联系我们|加入收藏|设为首页|电子信箱

Copyright(c) 2014主办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承办单位:中国台湾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