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太新格局及其对两岸关系的影响之研究

作者:刘国奋上传时间:2014-11-02 09:47字号:       转发 打印

  2010年美国提出“重返亚洲”(后改为“亚太再平衡”)战略以来,美国在亚太地区加紧展开各方面新的部署,美国的举措对该地区的政治、经济、军事等关系和地区格局影响重大。在美国新的亚太战略中,美国能否抛弃冷战旧思维,寻求建立新型的美中关系对亚太地区和平繁荣十分关键,然而过去三年多来,美国在亚太地区的举动所产生的效应似乎以负面居多。为此,分析美国推行“亚太再平衡”战略对亚太地区局势产生的影响,探讨亚太地区面临的突出问题及其对两岸关系的影响有着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此外,在亚太地区新的矛盾冲突中,两岸如何共同谋求新出路也是本文要关注的问题。

   

  一、亚太地区新格局之特点

   

  在当今亚太国际格局的演变中,美国无疑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特别是在结束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后,美国在亚太地区的一些举措使得该地区的局势出现新一轮的变动,其特点主要有以下几个。

  (一)美国重新寻找“敌手”,大国关系对该地区局势影响重大

  多年来美国的全球战略和地区战略无不以寻找和对付其“敌手”而展开,在“亚太再平衡”战略中,综合实力上升较快的中国就成为美国的首要“目标”,而美国在日本、菲律宾和澳大利亚拥有军事基地,是美国对付中国的三大战略支撑点,组成了美国在亚太地区的重要战略盟友。总的来说,在策略手法上,美国采取了冷战时期老一套的分化、对抗策略,使得原本就不简单的亚太地区国际关系更加错综复杂。最为突出的是东北亚地区,由于美国的介入,美、中、日三国关系变化对东北亚、乃至整个亚太区域关系都有重大影响。冷战结束后,日本一直在谋求摆脱战后体制的制约,借由各种路径试图成为政治大国。近几年来,日本利用美国的战略东移寻找各种机会,在“修宪派兵”等问题上动作不断。尤其是安倍第二次执政以来,竭力谋求修改集体自卫权解释,试图突破武器出口禁令,为发展日本国防工业服务。安倍推出的所谓 “积极和平主义”,其实是要谋求日本摆脱战后体制,这为日本的军国主义复活埋下了伏笔。由于美国扶持日本对抗中国,美、中、日三国关系出现近乎于冷战时期的某些特点,但不同的是,冷战时期美国的综合实力极强,其霸权地位较稳固,日本不过是一个小伙伴,而现在的日本其野心和实力均增加很多,试图达到与美国平起平坐的“大国”地位。[i] 近几年来,美国对亚太地区的战略调整增加了该地区关系的复杂性,其产生的影响

  _________________

  *作者简介:刘国奋,女,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研究员。

  以负面居多。因此,美国能否抛弃冷战旧思维,如何看待中国综合实力无可避免地上升态势,如何对待日本的军国主义企图心,如何在亚太地区理顺大国关系对该地区的和平繁荣影响重大。

  (二)中国与周边国家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纠纷增多,“老问题”演变成“新麻烦”

  自美国“重返亚洲”以来,亚洲地区的局势不时出现紧张,一些国家和地区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纠纷由以往的隐性矛盾转变为显性冲突。尤其是日本、菲律宾、越南等与中国有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纠纷的国家,在对待相关矛盾纠纷问题上的态度趋于强硬。特别是2012年以来,美国的两个战略盟友菲律宾和日本的强硬举措似乎不谋而合:菲律宾自恃有美国撑腰,积极扩充军备,在南海问题上频频采取强硬立场,不时表现出鲁莽与冒险倾向,比如对海峡两岸的渔民动用军舰从事所谓“海上执法”活动,迫使中国大陆奋起反击,于20126月间夺回对黄岩礁的主控权。日本则于同一时期试图加强其对钓鱼岛的控制权,上演了将钓鱼岛“国有化”的闹剧,引发了日本与海峡两岸关系的紧张。在这样的形势下,美国仍将钓鱼岛列入“美日安保”范围,并还与日本展开所谓“夺岛”联合军演。201312月,日本政府推出的三份文件[ii] ,明确提出将防卫重心由北方移到西南诸岛的长期战略,并提出放宽武器出口三原则。相关国家和地区在东海和南海问题上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之争虽为“老问题”,但由于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刺激了日本、菲律宾等国的野心,使他们在触碰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纠纷这些“老问题”上自恃有美国支持而敢冒风险,成为亚太地区格局演变中的“新麻烦”,这些纠纷冲突的影响不仅仅局限于军事领域,而且还影响到经济领域甚至是民众的心理层面。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日本的安倍政府甚至还试图先于美国,在中国周边国家加紧行动,如日本领导人频访中国周边国家,意图构筑对中国的围堵圈。

  (三)美国积极推动“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亚太经济一体化进程更加复杂多变

  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十年战争消耗了美国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2008年的金融危机使得美国的经济实力进一步下降。面对中国大陆在亚洲的崛起,以及中国大陆与东亚国家的经济一体化进程的推进,美国除了政治和军事的谋划外,在经济上则利用原先由新西兰、新加坡、智利和文莱等四国发起的“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Strategic Economic Partnership AgreementP4),遂于2011年亚太经合会议上力推扩大TPPTPP是一个门槛较高的经贸合作体,要在政治经济环境复杂的亚太地区推广有相当大的难度,需要一定的时日。但在这过程中,有一点是肯定的,即美国可以此为经济阵地,争夺其在亚太地区经济一体化进程的主导权,利用它作为牵制中国大陆经济发展的力量,以抵消这些年来中国大陆与东盟国家经济一体化进程所发挥的影响。2011年和2013年日本和韩国先后宣布加入TPP谈判,而中国大陆则未被邀请参与谈判。众所周知,在亚太地区,原本就有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和东亚自由贸易区等各种双边或多边自由贸易协定,而且这些年来亚太地区经贸一体化已步入一定的轨道,尤其是东亚自由贸易区“十加三”发展势头良好,仅在2010年东亚自由贸易区“十加三”区域内贸易已占其世界贸易总量的25%[iii] ,而且东亚峰会成员在2011年已扩展到18个国家。如今美国进行叠床架屋式的另外扩建TPP这样的经贸合作体,将使亚太地区的经贸关系更加复杂化,如果再掺杂政治和军事等因素[iv] ,亚太地区原有的经济一体化进程会受到影响、经济一体化的成本也会大大增加。

  在上述新形势下,亚太地区政治经济和地缘安全局势更为错综复杂。从目前的发展情况看,亚太地区正面临以下三个方面的问题。

  一是战争与和平的抉择。由于美国新的亚太战略需要日本支持,对于谋求所谓“普通国家”地位的日本右翼政客以极大刺激,近几年来日本国内军国主义抬头,政治右倾化加重。而围绕东海和南海问题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纠纷加剧,亚太地区局势诡谲多变,爆发战争的风险在增高。据报道,对第一次世界大战颇有研究的英国学者史蒂文森最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认为,目前中国和日本间的冲突局势尤为危险,与一战爆发前的情况相似[v] 。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深受战争之害的中国、韩国和东南亚地区国家对日本侵略战争深恶痛绝,不希望再次爆发世界大战,与日本反战人士一起形成一股维护和平的力量,例如在安倍参拜靖国神社问题上,日本国内一些政治家和民众纷纷提出批评。因此,维护地区和平稳定、遏制战争风险是今后亚太地区所面临的一个重要课题。

  二是独赢与普赢的抉择。21世纪以来,经济全球化与区域经济一体化步伐加快,世界各国(地区)经济的相互依赖在扩大和加深。尽管各国(地区)有各自的问题和相互间的矛盾,但经济全球化与区域经济一体化发展是大势所趋。如何实现经济全球化与区域经济一体化的问题较多,总的原则应是平等互惠,是以普赢为目的的,而不是某些国家不顾国际经济发展现状,把自我利益置于他国(地区)利益之上,追求以自我利益为优先的独赢目标。美国推动的TPP是一种高门槛的地区经济一体化,有美国自身的经济利益需求,更为其政治和战略目标服务。我们注意到,近几年来,美国利用量化宽松等手段,对国际经济、金融等领域产生了较大的负面影响。美国转嫁危机的手法,虽然已使其经济开始从低谷爬升,近年来“美国制造”出现新活力,但世界各国(地区)的经济已或多或少地受到美国不当的经济和金融政策措施的拖累。从产业分工看,中国等新兴国家仍处在产业链的中下端,全球产业分工板块没有发生大的变动。出于经济互惠互利原则,中国等新兴国家与广大发展中国家一起走的是一条“普赢”的路线,追求共同受益与共同繁荣。因此,今后中国等发展中国家能否在经济全球化和区域经济一体化中占有自己的一席之地,以促使世界经济分工合作更为合理有效将是十分关键的。

  三是猜忌与互信的抉择。近几年来,亚太地区形势变化让我们注意到,在各种因素的作用下,某些亚太国家(地区)间的矛盾在加大,相互猜忌与防范心在加重。随之而来的是不少国家(地区)军费开支增加,特别是中国大陆的周边国家如日本、菲律宾、越南、印度等国军费增加显著[vi] 。亚太国家的猜忌与防范源于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之争,更与美国、日本的不当言行有着直接的关系。美国为推行“亚太再平衡”战略、保住其在亚太地区的领导权,乃至世界“霸主”地位,采用挑拨离间的办法,联合相关国家对中国大陆采取某种程度的遏制战略。而日本则利用美国有求于他的机会,有意“拿中国说事”,不断在言行上挑战中国大陆。一方面,日本谋求所谓“行使集体自卫权”,以求进一步武装自己,进而突破战后体制对日本的束缚;另一方面,日本在中国大陆周边国家(地区)进行拉拢、挑拨,试图形成对中国大陆的包围圈。今后,亚太国家(地区)如何减少相互猜忌、增加互信基础,对于该地区的和平稳定和经济繁荣发展至关重要。

   

  二、亚太新局对两岸关系的影响

   

  美国调整亚太战略,不仅在亚太地区投入了不少变数,也给两岸关系带来了某些不利影响,大体而言,其相关影响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两岸难以超然于亚太新格局,两岸关系的复杂性增加

  2008年以来海峡两岸关系虽进入到和平发展新时期,但两岸政治关系问题复杂,解决难度较大,这种局面易被人分化、利用。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首要矛头针对中国大陆,不管是接触还是遏制,台湾都是美国对付中国大陆的一枚棋子,为此海峡两岸无可避免地被卷入其中,相关影响已逐渐显现。其实,进入深水区后的两岸关系问题的解决急需开启两岸官方政治谈判,然而在这一问题上,由于马英九当局多少要看美国的脸色,迟迟不肯迈出这一步。[vii] 此外,台湾长期受亲美思想影响,视己为“美国盟友”,在对待中国大陆方面往往站在美国利益立场上考虑问题,而忽视对自身尤其是两岸利益的考虑。例如,台湾在20135月的“政军兵棋推演”中,模拟中国大陆为争夺钓鱼岛主权、不惜和日本开战的紧急状况,马英九当局却在钓鱼岛争执问题上因被美国要求选边站而倒向美、日阵营。[viii] 而民进党则认为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和日本的右倾化,会让台湾的地位更加凸显,大陆对台湾的影响则可以被抵消,台湾应该被整合成为美国“亚太再平衡”的一员。民进党甚至在20136月推出的“国防政策蓝皮书”中主张连结周边国家包围大陆。[ix] 此外,民进党领导人虽表示要与大陆交往,“以对话取代对抗”,但表示不会放弃“台独”主张[x] 而且在实际操作层面,民进党对扩大和深化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反对与阻挠的态度更加明确,他们动辄对马英九当局的大陆政策措施提出批评,不时地干扰快速发展的两岸关系。

  (二)两岸经贸关系面临新的复杂环境,两岸经济整合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

  随着大陆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两岸经济的差距在逐步缩小。近几年来,两岸经济基本保持互利互补的格局,但也产生一定的竞争性。如何使两岸产业分工布局合理,已提上两岸经济合作的议事日程。两岸能否在经贸领域展开更有效的合作,并将这一合作扩大到其它领域,关系到台湾在新一轮亚太经济变局中处于何种地位,对两岸各自的经济发展前景都意义重大。遗憾的是,由于民进党往往从意识形态出发看待两岸经贸关系,不愿台湾与大陆发展较全面的经贸往来。TPP似乎给民进党“从国际走向大陆”的主张以希望,因此在美国提出推动TPP后,民进党对马英九当局拟在十年内加入TPP的做法很不耐烦,要求尽快加入 TPP,并积极争取与美国洽签“自由贸易协定”(FTA),认为FTAsTPP都是台湾经济生存与繁荣的途径,反映其急于卷入美国主导的TPP经贸合作体系的心态[xi] 。在民进党的压力下,马英九在连任后加快了台湾进入TPP的进程。近期,马英九当局将台湾参加TPP和“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RCEP)作为最优先的经济工作,希望台湾各部门在今年7月就相关法规做出研议。马英九当局虽在两岸经贸政策方面持较为积极开放的态度,过去五年多来两岸经贸关系发展较快,但由于受制于民进党的反对立场,进入深水区后的两岸经贸关系遭遇到较大的阻力。近年来民进党加大对两岸经贸关系踩刹车的力度,例如,在民进党的搅局下,“两岸服务贸易协议”签署近一年仍未能在台湾“立法院”通过审查。“两岸服务贸易协议”本来就是大陆对台湾让步较多,对台湾经济转型发展很有利,该协议不通过对台湾经济发展影响较大,两岸的经济整合多少受阻,并将对两岸经贸关系良性互动发展产生一定的消极作用。

  (三)两岸错失共同维护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的良机,建立军事互信机制的难度更大

      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主要考虑到的是保持其地缘战略优势,台湾无疑是其地缘战略上的一枚棋子。本来,在面对日本、菲律宾等国在钓鱼岛和南海问题上的挑衅,两岸完全可以合作维护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但由于受美国影响,马英九多次表示不会与大陆合作。在面对两岸有可能合作维护钓鱼岛主权的态势下,日本担心两岸会在钓鱼岛问题上联合起来对付自己,不得不拉拢台湾,在已与台湾进行了长达17年谈判的渔业问题上做出让步,于20134月与台湾达成渔业协议。在南海问题上,其实也是一样,如果两岸能联手合作,共同维护两岸在南海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则对两岸的共同核心利益的维护将是十分有利的。然而,过去几年来,两岸不仅在共同维护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上不时地错失良机,而且还因美国的介入、日本的挑拨等,台湾方面对大陆的防范心非但没有减少,有时反而还有所增加。例如,在去年底,大陆宣布设立东海防空识别区后,台湾方面一时反映强烈,马英九甚至比美国表态还快,他在接受日本媒体的专访时称,希望大陆不要在南海设立类似的防空识别区。[xii] 在这样复杂的地区政治经济和军事安全环境下,两岸军事互信机制的建立似乎更加困难。

   

  三、亚太新局中的两岸选择

   

  尽管亚太地区新局势对两岸关系有诸多的不利影响,但这种局势也非全然是负面的。在新的形势下,两岸必须辨清以下几个问题,才能在亚太新局中走出一条共同繁荣与共同发展的道路。

  第一,共同利益与各自利益的关系。毫无疑问,两岸有着各自的利益诉求,但在推进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进程中,两岸应看到大势与大局,将追求两岸共同利益放在首位。比如说,在维护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问题上,两岸面临机遇与挑战并存的形势,如果台湾方面仍不能从两岸整体利益出发,两岸不能建立军事互信机制事小,而两岸共有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将受到损害则事大。

  第二,包容性思维与排他性思维的纠结。在发展两岸关系上,提倡包容性思维很重要,求同存异、求同化异逐渐成为两岸共识,这是包容性思维的精华。此外,我们还须强调的是,包容性思维是相互的,不是一方对另一方的一味让步;包容性思维是有原则的,在原则之中一切都可以包容。近几年来,台湾方面常用的一个观点是,大陆这么大,应该对台湾多让点。笔者认为,在提倡大陆对台湾多点包容与让步的同时,我们也要强调,台湾要少点“排拒大陆的心态”,两岸提倡相互包容对于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进程的深化是很重要的。

  第三,统一取向与“台独”取向的冲突。勿庸置疑,这样两个取向是水火不容的,尤其是在两岸关系经过五年多的和平发展期,“台独”已越来越被台湾民众所唾弃。2013年底,民进党“立法院总召”柯建铭提出“冻结台独党纲”的主张,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台独”已走向末路。但是,我们也注意到,“冻结台独党纲”还仅仅是提议,并不等于有“台独思想”的民进党人士会全然放弃“台独”主张,“冻结”不等于放弃,“冻结”还可以被“化冻”。然而,即便是“冻结台独党纲”这样的主张,也不被民进党高层所接受。民进党于201419日公布“对中政策检讨纪要”,依然坚持既定的“台独”立场,随后民进党主席苏贞昌还公开宣称“台湾已是主权独立国家”。[xiii]不过,从大势发展看,民进党应及早放弃“台独”主张,只有建立统一取向的两岸关系,才能减少两岸的内耗,有利于两岸和平发展进程向前推进,有利于两岸同胞的民生福祉和中华民族根本利益之维护。

      面对亚太地区格局的变动,两岸应从大局思考两岸关系问题,以解决两岸间存在的矛盾与分歧,总的来看,两岸关系发展应有以下几个思考方向。

  (一)追求终极统一目标,确保两岸共同的核心利益不受损害

  反观过去几十年的历史,两岸应清醒地认识到,正是由于两岸的分离,造成当年美国将钓鱼岛管辖权移交给了日本,才让如今的日本对该岛有了进一步吞食的机会;正是由于两岸的分离,菲律宾、越南等那些对南海的声索国才会有机会不断地侵占原本就属于两岸的岛屿(礁)。这些年来,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取得了不少成绩,但两岸关系仍具有较大的脆弱性,这种脆弱性是由多方面原因造成的,而最主要原因还是两岸不能在终极统一的方向上保持一致性。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推行、日本军国主义的抬头,以及菲律宾等在南海问题上的强硬,无一不是以两岸中国为目标,试图从包括台湾同胞在内的中国人手中抢夺更多的利益,比如钓鱼岛和南海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因此,在亚太新形势下,两岸若能避免内耗,追求两岸终极统一目标,不仅有利于维护好两岸关系和平稳定的大局,也有利于维护两岸共同拥有的中国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以确保上述两岸共同的核心利益不受损害。

  (二)建立互利互惠观念,追求两岸经贸关系的相对平衡性

  2008年以来,大陆为纾解台湾经济之困,同时也为求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快速推进,对台湾实行多种形式的经贸优惠政策措施,得到多数台湾民众的欢迎。但是,大陆的让利让步举措因遭到岛内“台独”人士的歪曲宣传也使少数人心存反感,感觉自尊心受伤。为此,今后两岸应以互利互惠为主要原则,追求两岸经贸关系的常态化与平衡化发展。一方面,台湾对与大陆经贸的诸多限制性政策措施应予放宽或取消。以两岸相互投资而论,在某些民进党和“台独”人士甚至部分蓝营人士的观念中,对入岛的陆资要采取严格的限制措施,以防台湾经济被大陆掌控;而反过来,台湾对大陆的投资则被他们称之为“掏空台湾经济”,是台湾在“失血”,这种双重标准对两岸经贸关系良性发展十分不利。因此,台湾方面有必要清理那些似是而非的论调,以便让两岸经贸关系在相对平衡的状态下发展。另一方面,由于大陆和台湾的市场和经济体量的不同,两岸经贸关系不可能追求绝对的平等与平衡,如果台湾认为大陆市场大,应有更大的让步空间,那么在WTO规则下,大陆可以考虑优先发展与台湾的经贸关系。两岸双方应该清醒地认识到,在后金融危机时期,国际需求结构正处于深刻变化之中,两岸如何在经贸投资等方面通过共同合作,在国际社会追求双赢,达成两岸经济利益共享,对两岸共同繁荣与发展都将是十分关键的。因为只有建立在互惠互利、相对平衡发展和共同合作的基础上,两岸经贸关系才会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三)排除各种干扰,不断探索新路径,促使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深入持久地进行下去

  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已持续了五年多,面对亚太地区格局的变化,两岸正面临着多重挑战。因此,如何避免可能面临的风险,对于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进程的延续意义重大。两岸应与时俱进,解放思想,探索巩固和深化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各种新路径。此外,两岸要珍惜过去五年多来共同取得的各种成果。过去五年多,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进程并不顺坦,今后需要两岸双方共同维护已有的和平发展机制和框架,以便让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进程能不受干扰地持续下去。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方法和路径有很多,但有一点将是肯定的,即两岸应从中华民族整体利益出发来推进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进程,因为海峡两岸受外力干涉、干扰的历史已经太久了,两岸利益受损太多了,只有两岸联合起来,中华民族才有希望,才能排除外力干扰,真正维护好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不管前进路上有多么艰险,只要两岸能保持共同的方向,团结合作,抓住机遇,必将对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进程有利,对两岸民众的根本利益有利,对中华民族的整体利益有利。

   

  四、结语

   

  由于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亚太地区大国关系的变动使得区内国家(地区)或多或少地受到影响,两岸关系也概不能外。

  从过去十多年历史看,美国插手过的国际和地区问题,最后几乎无不留下难以收拾的烂摊子,如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亚等等。因此,面对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亚太地区尤其是有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纠纷的国家(地区)应对此保持清醒的头脑,千万不要将一些矛盾纠纷演化成战争冲突,从而使各相关国家(地区)遭受严重损失。

  对于海峡两岸来说,在美国积极推动“亚太再平衡”战略的形势下,两岸对于美国在台海地区的角色定位问题应重新予以检视。对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某些民进党和岛内“台独”人士或许心中窃喜,以为有靠山可依。然而我们应看到,美国从自身战略利益出发,始终以维持两岸分离现状的固定化、永久化作为实现其国家战略目标为导向。为与大陆保持距离、求得美国的“保护”,台湾得经常花大笔资金购买美国先进武器装备,而两岸在东海、南海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等问题上却难以形成有效的合力,两岸共同的核心利益不断受损。因此,从两岸的长远利益和两岸统一的角度看,两岸共同的核心利益与美国的战略利益没有交集点,在亚太地区新形势下去除美国对两岸关系和平发展造成的各种消极影响是必要的。

     

   

  

 

  


 

  

注释:

  [i] 安倍政府目标是修宪和全面修改《日美安保条约》,实现所谓日美“相互保护”,而不是美国“片面”保护日本,其实质是要谋求与美国的对等关系。参见《站在十字路口的安全保障》,日本《世界》月刊201312月号。

  

[ii] 20131217日日本政府出台《国家安全保障战略》、《防卫计划大纲》和《中期防卫力整备计划》三份文件。

  

[iii] 《第十四次东盟和中日韩经贸部长会议举行》,中国新闻网,http://www.chinanews.com/cj/2011/08-12/3255227.shtml

  

[iv]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曾表示,21世纪将是美国的太平洋世纪,TPP不但要搞经济,还要搞价值观,要用美国价值观来统一亚太。参见《媒体称美国欲借TPP架空APEC 我国未收到邀请》,新浪网,http://news.sina.com.cn/c/2011-11-14/074923461331.shtml

  

[v] 埃菲社伦敦20131222日电。

  

[vi] 《美刊:美国盟友军费剧增 加剧亚太地区紧张》,中国新闻网,http://www.chinanews.com/gj/2013/07-27/5091417.shtml

  

[vii] 《旺报:两岸政治谈判 美国态度影响马政府意愿》,中评网,http://www.crntt.com/doc/1028/4/3/3/102843380.html

  

[viii] 《兵推钓岛冲突 台湾联美日抗中》,台湾《自由时报》2013529日,A4版;《马英九“钓岛兵推”曝光:联手美日攻大陆》,新华网,http://news.xinhuanet.com/cankao/2013-05/30/c_132419087.htm;《政军兵推落幕  未来每年实施》,台湾《中时电子报》2013528日,http://www.chinatimes.com/cn/realtimenews/20130528005118-260407

  

[ix] 苏贞昌发表“新世纪的新伙伴:如何强化台美关系”专题演讲,见台湾民主进步党网站,http://www.dpp.org.tw/news_content.php?sn=6651;王昆义:《民进党国防蓝皮书脱离现实》,台湾《中时电子报》2013613日,http://news.chinatimes.com/wantdaily/11052101/112013061300432.html

  

[x] 《苏贞昌:两岸对话代对抗 非投降》,台湾《中时电子报》201367日,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30607000975-260301

  

[xi] 《蔡英文:盼美助台加入TPP》,台湾《美丽岛电子报》,http:// www.my-formosa.com/article.aspx?cid=5&id=17841

  

[xii] 《马英九接受日媒访问 呼吁大陆勿设南海防空识别区》,环球网,http://taiwan.huanqiu.com/news/2013-12/4637628.html

  [xii] 《两岸关系/苏贞昌抛海鸥理论:各走各的》,台湾《中央日报网路报》2014114日,http://www.cdnews.com.tw/cdnews_site/docDetail.jsp?coluid=111&do cid =102609604

  

 

   

  Research on the New Pattern in Asia-Pacific Region and Its Impacts on the Cross-Strait Relations

  Liu Guofen

   

  Abstract: The US has been intensifying to make new arrangements in every aspect in the Asia-Pacific region since 2010, and the measures have influenced greatly on the political, economic, military relations and the pattern in the region. The article analyses the impacts of the US’ “Rebalancing to the Asia-Pacific” strategy on the regional situations. It presents there is facing to make choices between war and peace, single win and all win, suspicion and mutual-trust in the region. It probes into the effects of the Asia-Pacific new situations on the cross-Strait relations, and it regards that both sides of the Taiwan Straits could not be detached from the Asia-Pacific new pattern. The cross-Strait political, economic and military relations will be more complicated, and the both may find a common way-out from new perspective in the new contradictions and conflicts.

  Key words: Asia-Pacific new pattern; “Rebalancing to the Asia-Pacific”; cross-Strait relations; impacts; common choices

   

  (载《台湾研究》2014年第2期)

相关阅读:

领导题词
  • 江泽民题词

    江泽民题词

    完成祖国统一大业是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所在!

  • 李鹏题词

    李鹏题词

    为祖国统一大业继续努力!

  • 乔石题词

    乔石题词

    加强两岸关系研究,促进祖国和平统一!

本所概况|网站管理|联系我们|加入收藏|设为首页|电子信箱

Copyright(c) 2014主办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承办单位:中国台湾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