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民进党社会基础的现状与发展趋势

作者:彭维学上传时间:2014-07-31 11:26字号:       转发 打印

  近10多年来,民进党社会基础经历“过山车式”颠簸,由2000-2004年扩张高峰期跌至2008年的发展低谷。经由2012年“总统”选举,民进党小幅拉近了与国民党社会基础的差距,但未突破“蓝大绿小”选民结构。自2008年以来,随着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持续深入,岛内主流民意也在不断变化之中。未来四年民进党能否突破路线转型、形象改造等结构性困境,能否有效争取多数中间选民支持,值得进一步观察。本文将就民进党社会基础的现状结构及其制约因素等问题展开探讨,以便准确地了解其社会基础的发展变化。

  一、民进党社会基础的总体规模与构成结构

  民进党2000年首次上台执政以来,其社会基础一度呈现“量增质优”的态势。但2005年以来,尤其是2008年“立委”、“总统”选举败选以来,其社会基础的发展并不稳定,呈现“总体规模比国民党小、‘倾独’支持者保守色彩浓厚、浅绿选民向心力削弱、中间选民增幅有限”等特征。

  (一)民进党社会基础缓慢恢复,但未突破“蓝大绿小”和“国强民弱”格局

  “中央层级”选举(尤其是“总统”选举)得票率、各层级公职人数、政党认同度,是反映岛内政党社会基础发展变化的主要指标。从选举得票率看,民进党2012年“总统”选举得票率为45.63%,比2008年“总统”选举得票率41.55%增加4.08个百分点,但仍比2004年“总统”选举得票率50.11%少4.48个百分点。民进党2012年区域“立委”选举得票率达到43.8%的历史最高点,比绿营2008年选举增加4.64个百分点,但仍比蓝营少7.07个百分点。从近20年“中央层级”选举泛绿阵营得票率看,民进党除2004年“总统”选举得票率为50.11%、领先国民党0.22%外,其它几次“总统”选举得票率从未超过46%,泛绿“立委”选举得票率从未超过44%。目前,蓝绿选民结构从2000年的60%比40%缩减为55%比45%。从执政资源看,民进党未掌握“中央执政权”和“立院”议事主导权,县市长和“立委”席次比国民党少,基层掌控力比国民党弱。该党拥有“五都”中经济相对落后的南部2都、17个县市中4个农业县的执政权,执政县市人口不到台湾总人口的三分之一。该党乡镇市长、村里长席位约占总席次的10%。从政党认同度消长变化看,岛内知名民调机构台湾政治大学选举研究中心长期追踪民调显示,岛内民众对民进党的偏好度在2000年上升到26%的最高点,首次超过严重分裂的国民党,但2003年以来一直在26%以下徘徊;而民众对国民党的偏好度从2000年14.4%的最低点逐渐攀升,2005年以31.2%再度超过民进党,2011年达39.5%的最高点,2012年降为32.7。TISR台湾指标调查研究股份有限公司2012年7月公布的最新民调显示,受访者对国民党、民进党的支持度分别为29.6%、24.7%,对泛蓝、泛绿政党支持度分别为35.9%、29.3%。

  (二)民进党支持者“急独”色彩有所淡化,“倾独”民众对民进党发展走向影响较大

陈水扁推动“法理台独”、“公投制宪”遭受重挫后,尤其是2008年以来两岸关系和平发展不断深化,岛内民众主张“急独”的比例由2007年7.8%的最高点,下降到2012年12月的4.8%。但主张“急独”和“缓独”的“倾独”民众由1994年的11%左右上升到2000年的14.7%,2003年增为20.7%,首次突破20%,2008年达到23.1%的最高点,2012年12月降为19.9%。当前,“倾独”民众占岛内选民总量的20%多,绝大多数在“总统”选举中支持民进党。他们占民进党支持群体的半数左右,构成民进党社会基础的核心。其中,“台独基本教义派”超过台湾选民总量的5%,他们属“理念型台独”,“只问蓝绿,不问是非”,对大陆充满敌意,对绿营政治人物道德操守要求较低,对绿营务实派人士无情打击。“倾独”民众在诸多重大议题、选举活动上扮演民进党的助攻部队,同时在相当程度上决定民进党党公职候选人提名、乃至高层权力结构、路线政策走向。

相关阅读:

领导题词
  • 江泽民题词

    江泽民题词

    完成祖国统一大业是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所在!

  • 李鹏题词

    李鹏题词

    为祖国统一大业继续努力!

  • 乔石题词

    乔石题词

    加强两岸关系研究,促进祖国和平统一!

本所概况|网站管理|联系我们|加入收藏|设为首页|电子信箱

Copyright(c) 2014主办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承办单位:中国台湾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