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以来海峡两岸关系与朝韩关系发展变化之比较

作者:王建民上传时间:2014-10-09 15:30字号:       转发 打印

   台湾海峡与朝鲜半岛是东亚地区两个非常敏感的地区,海峡两岸关系与朝韩南北关系的变化动向,尤其是新世纪以来台湾海峡两岸关系与朝鲜半岛南北关系的形势变化,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

台湾问题或海峡两岸关系与朝鲜半岛南北关系问题的性质不同,前者是中国内战的延续,目前呈现尚未统一的政治对立状态;后者是国际社会强力介入造成的朝鲜半岛分裂及出现“一个民族、两个国家”的格局。不过,海峡两岸与朝鲜半岛南北双方在追求国家统一过程中的一些政策主张、互动往来及其经验教训,则有值得相互借鉴的地方,具有比较研究的意义与价值。本文试图就新世纪以来海峡两岸关系与朝韩北南关系的变化特点与形势发展进行初步分析。

      一、朝韩关系与海峡两岸关系变化态势及成因比较

观察新世纪以来海峡两岸关系、朝韩关系的发展变化,有一个共同特征,即台湾地区或韩国不同主政者及其所采取的大陆政策或北方政策变化对海峡两岸关系、朝韩关系有着重要影响。

韩国总统金大中执政,是朝鲜半岛南北关系改善的起点,并维持了约十年时间的良好关系与发展态势。然而,李明博执政后,调整前任领导人的北方政策,采取强硬的对朝政策,恶化了南北关系,朝韩关系从缓和转趋紧张与对立。

    1998年初,金大中上台执政后,对外路线采取“疏美亲朝”政策,即更加推崇大韩民族主义,主张南韩命运特别是朝韩关系的发展应该独立自主,因此积极推行对北方的“阳光政策”,而且于新世纪之初的2000年开创了战后首次南北韩领袖高峰会,发表了“6.15共同宣言”,极大地改变了南北关系,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与肯定,金大中也因此获得2001年诺贝尔和平奖。卢武铉继任总统后,继续坚持金大中的对朝政策,积极推动建立南北和解关系,并于200710月在平壤举行了朝韩首脑第二次历史性会晤,发表了《南北关系发展及和平繁荣宣言》(“10.4共同宣言”)。可以说,金、卢俩人任内,朝韩关系大幅改善,在非军事区附近建立了合作开发区,建立了航空与海上交通连线,朝鲜半岛的南北关系出现了良好发展态势。

    20082月,李明博上台执政后,对朝政策进行了重大调整,南北关系开始恶化。李明博从他经商的经验出发,对南北关系采取了一种“实用主义”与“平等互惠”原则,认为不能单方面对北方让步或者提供经济援助,而应是有条件的,是互惠的,即对朝鲜的援助及与北方的和解是有条件的。特别是在大选中,李明博提出“非核、开放、3000口号,即只有朝鲜放弃核武、逐步走向开放,韩国与国际社会才会共同提供经济援助,帮助朝鲜在十年内人均国民所得达到3000美元,而且不断表示以朝鲜放弃核武作为南北关系改善的先决条件[]。核问题是一个十分敏感与重大的问题,是朝鲜维护国家安全的核心问题,是与美国斗争的重要筹码,而李明博“以朝弃核”为前提处理南北关系,对朝鲜来说是难以接受的。挑战了其核心利益。对此,朝鲜方面对李明博表达了强烈不满,南北韩关系开始恶化。

20083月,韩国统一部长金夏中表示,“若不解决核问题,就不能扩大开城工业园区”。韩国参谋总长金泰荣还公开表示,如果迹象显示北韩可能动用核武攻击韩国,韩国“会先攻击北韩的核子设施”,这种强硬的表态,再次让朝鲜无法忍受,开始采取一系列报复措施,短短数日之内就驱逐韩国常驻开城工业区的韩国官员,发射三枚短程导弹与宣布全面禁止韩国当局人员到访等。

面对朝鲜的强烈不满与南北关系的倒退,李明博总统也对北方政策进行了微调,从上任初始的“弃核、开放,3000调整为“相生共荣”。李明博的“相生共荣”政策要内容包括三点:首先,作为“和平共同体”,为了实现朝鲜半岛真正和平,在努力解决朝核问题的同时,促进建立南北军事信任并缓和紧张关系。第二,作为“经济共同体”,通过相生互惠的南北经济合作,推动朝鲜发展进程的同时,实现南北关系质的飞跃。第三,作为“幸福共同体”,减少离散家属、被朝鲜绑架者以及国军俘虏等由分裂状态导致的痛苦,帮助解决朝鲜居民粮食饥馑问题,从而实现南北七千万同胞共同追求幸福。李明博希望通过“相生共荣”政策的推动,奠定朝鲜半岛实现和平统一的实质基础[]2008417,李明博对美国华盛顿邮报表示,他希望在平壤与首尔互设南北联络办事处,并重提南北经济合作,但却仍强调“依据无核化进展情况推动阶段性的支援、考虑经济的妥当性、财政负担的能力与国民的共识”四大原则来处理。

这一“相生共荣”政策是一个较为空洞的口号,并没有具体、积极的举措,加上处理南北关系的“四大原则”,因此并未获得北方的认同,南北关系未能有所改善,而且持续恶化。20087月,“金刚山事件”(一名韩国游客在金刚山旅游区附近的军事禁区被朝方哨兵开枪打死)发生后,韩国方面宣布暂停金刚山旅游,8月初朝鲜驱逐在金刚山的部分韩国人员,双方关系进一步恶化。1112开始,朝鲜接连对韩国采取一系列强硬措施包括限制和切断军事分界、撤离板门店内红十字会并切断南北直通电话等。1124,朝鲜进一步宣布自121切断与韩国铁路交通,全面中断开诚旅游,驱逐开城工业园区和金刚山旅游区内部分韩国人员。2009年初,朝鲜再次公开声明南北关系进入全面对抗期。至此,朝韩关系结束了十年时间的“阳光时代”与持续改善态势,逐步进入新的对立时代。

海峡两岸关系的变化也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台湾地区的政权轮替及其领导人的大陆政策。2000年初,台湾地区进行了一次重要的领导人选举,代表民进党参选的陈水扁当选,结束了国民党在台湾长达五十余年的统治。陈水扁上台执政后,对大陆采取敌视、对立的政治态度,大搞“台独”分裂活动,导致两岸关系不断恶化。尤其是陈水扁坚决推动的“公投制宪”活动,一度造成台海地区严重危机,台湾海峡成为全球最关注的敏感地区之一。可以说,民进党执政八年时间里,延续了李登辉执政后期的两岸关系紧张与对立局面,而且一度出现严重危机。

 2008年初,代表国民党的马英九当选台湾领导人后,在其“不统、不独、不武”与不搞“法理台独”的基本政治原则下,采取积极、务实、开放的两岸政策,海峡两岸关系才“转危为安”,出现了积极发展态势,两岸关系环境与气氛大为改善,海峡两岸走上了和平发展轨道。

由此观察,朝韩关系与海峡两岸关系的变化、发展,是良性的改善还是恶性的对立,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台湾地区与韩国领导人的政治决策。因此,未来海峡两岸关系与朝韩关系的变化仍是动态的与不确定的。就海峡两岸来说,在马英九执政时期(假如连任,有八年时间),两岸关系将会呈现持续改善与良性发展态势。但国民党能执政多久,民进党何时上台,不易准确判断。就理论上讲,未来台湾岛内政权的轮替是迟早的事情。一旦坚持“台独路线”的民进党上台,台湾领导人会不会延续国民党时期的大陆政策,两岸关系是否会出现大的倒退,则存在不确定性。即使民进党重新上台后,在两岸经济合作与直接“三通”方面不走回头路,但其坚持推动台湾独立的政治立场与路线不会改变,两岸关系可能会重新陷于困境,再次出现对立甚至危机的可能性是存在的。同样,目前朝韩关系的再度紧张,主要是由于李明博上台后对朝政策的调整引起的,南北关系能否改善,关键看李明博或者继任者对朝政策能否有大的调整。

    二、朝韩经济关系与海峡两岸经济关系发展的比较

长期以来,海峡两岸经济关系发展与朝韩经济关系发展存在巨大反差,呈现不同的发展趋势。

上世纪80年代以来,大陆对台政策的重大调整,两岸关系开始出现新的变化,尤其是海峡两岸经济关系一直呈现快速发展之势。依中国大陆统计,到2008年底,两岸贸易总额历年累计达到8600亿美元,其中2008年两岸贸易总额达到1292亿美元,台湾对大陆的出口超过1000亿美元;台商对大陆投资项目历年累计77506个,台商对大陆实际投资金额477亿美元[]。大陆已成为台湾最大的贸易伙伴、最大的出口市场、最大的境外投资目的地。海峡两岸每年人员往来超过400万人次。而且,2008年海峡两岸直接通邮、通航与通商取得实质性突破,努力近三十年的两岸直接“三通”基本实现。

相对的,朝韩经贸关系与人员往来发展规模相对有限,但近年出现较快发展之势。2006年,朝韩贸易额为13.5亿美元,占朝鲜外贸总额(43.5亿美元)的31.1%[]20081-9月,朝韩贸易额为12亿美元,年增长13.4%;象征着南北经济合作的开城工业园区已有83家企业投入营运,营业额达到1.6亿美元,年增长50%;园区就业的朝鲜员工达3.3万人,年增长87%。南北往来人数达14万人次(韩国前往开城旅游的人数超过10万人),年增长37%[]。显然,南北双方经贸往来与人员交流的规模还是非常有限的,无法与海峡两岸的经济交流与人员往来规模相比。朝韩经济关系的一个重要特点是韩国对朝鲜的经济援助,累计超过10亿美元。朝韩的经贸往来仍停留在间接与不正常阶段。朝韩达成了开城工业“三通”协议(通信、通行与通关),但还没有实现正常的商业性通航。朝韩双方建立了开城工业园区与开放金刚山旅游区。其中,开城工业园区占地面积66平方公里,位于朝鲜境内,于20036月开始合作建设,由朝韩双方共同管理,实行不同经济政策的经济特区。不过,日前,南北关系的恶化,已影响到开城工业园区及双方经济关系的往来与发展。

就朝韩经济合作与海峡两岸经济合作的层次看,虽然都取得进展,但海峡两岸高层次的制度化合作则严重滞后。海峡两岸经济关系发展长期以来由市场力量主导,政府的角色相对有限。2008年马英九执政后,两会恢复协商谈判,并在半年之内签署了等六项经济协议。但海峡两岸会谈与经济协议层级较朝韩商谈与协议层次为低,海峡两岸还没有建立起两岸经济合作委员会这样的专门机构。

朝韩双方经济往来规模虽然有限,但却实现了领导人的高层会谈,达成一系列重要经济协议,建立了初步的合作机制,尽管执行力不足,运作不甚顺畅。2007104,朝韩领袖高峰会达成经济援助、共同开发朝鲜油田、首尔—平壤直通电话等三项经济协议。随后于1114-16日,在韩国首尔举行的朝韩总理会谈会议上,又达成“西海和平合作特区促进委员会协议”与“设立南北韩经济合作共同委员会”。这两项经济协议实际上是朝韩经济合作机制的建立。朝韩双方就西海和平特区促进委会员的设立及营运达成原则协议,同意于2008年初就这个议题举行小组会谈以及相关细节的讨论与制订。双方同意设立朝韩经济合作共同委员会,未来的经济合作由一副总理负责的南北经济合作委员会主导。这个委员会下设公路、铁路、造船与海运、开城工业园区、农业合作、医疗与环保等七个分委员会,分别执掌朝韩经济合作事宜[]

总体上讲,海峡两岸经济关系发展程度与规模大于朝韩经济关系,但经济合作与协商层级、制度化合作机制,则落后于朝韩。但不论是朝韩双方,还是海峡两岸,均未实现经济关系的正常化,没有建立起稳定的或具实效的经济合作机制,这也是海峡两岸、朝韩未来共同努力的目标。

2007年南北韩领袖高峰会达成的经济合作共识

经济议题

  

       

经济援助

以经济投资及援助全面协助朝鲜发展经济

将南北韩经济合作限定在开发开城经济特区

共同开发朝鲜油田

共同开发西海岸油田

以南北韩共同油田来改善朝鲜能源不足问题

首尔—平壤直通电话

全面开放连接首尔平壤的民间直通电话

首尔平壤直通电话维持在政府与政府沟通热线

资料来源:蔡增家,“南北首次总理级会谈与南北韩关系之展望”,《战略安全分析》(台北),20083月,第35期,台湾政治大学国际关系研究中心,第33-36页。

三、朝韩政治关系与海峡两岸政治关系发展比较

就政治层面观察,朝韩政治关系与海峡两岸政治关系有很大差异。在民族与主权问题上,朝韩关系是“一个民族两个国家”的关系,双方同时认同一个民族、追求民族国家的统一。朝鲜与韩国在政府机制中均有统一部或和平统一委员会等专门机制。双方还通过两国领导人的高峰会,达成旨在实现“朝鲜半岛和平、南北和解、合作及统一”的《共同宣言》。

海峡两岸关系不同,是一个民族,但不是两个国家,是一种“一个国家尚未统一”的政治分裂状态。就社会制度而言,朝韩与海峡两岸相当类似。韩国是资本主义制度,朝鲜实行的是社会主义制度;台湾是资本主义制度,中国大陆实行的是社会主义制度,所不同的是中国大陆的社会主义是一个走向改革开放的制度,与国际社会逐步接轨,而朝鲜则是尚未改革开放的社会主义,尚未与国际社会接轨。表面上看,朝韩在政治与军事上是对立的,甚至是十分敌视的,但却承认朝韩同属一个民族,共同追求民族与国家的统一,而且政治对立却不否定双方领导人与高层的互动与会谈。海峡两岸之间,虽然经济关系获得巨大发展,但政治关系却停滞不前,即使马英九上台执政,两岸政治气氛改善,但政治关系一直无法获得突破,阻碍着两岸关系的发展。

与朝韩关系相比,两岸关系发展的最关键的差异在于,台湾方面不再追求民族与国家的统一,而企图谋求两岸分裂状态“永久化”。民进党当局已“终止”了“国家统一委员会”的运作与放弃了《国家统一纲领》,而马英九上台后也没有予以恢复与运作。尤其是强大的绿色政治势力甚至不再承认海峡两岸同属一个民族,而认为台湾是一个新的民族,不断搞“去中国化”活动,要建立一个新的国家,这是海峡两岸政治关系难以改善的最大挑战与障碍。

朝韩关系的政治互动与海峡两岸的政治互动也有很大不同。朝韩之间高层互动与往来虽然没有形成固定的机制,但却有不定期的进行,先后举办了两次领袖高峰会谈与总理级会谈。20006月,韩国总统金大中访问朝鲜,是南北关系改善的一个历史性行动,被称为“破冰之旅”,签署了《南北共同宣言》(“6.15共同宣言”),旨在寻求朝鲜半岛和平与南北关系的和解、合作与国家统一。2007104,韩国总统卢武铉与朝鲜国防委员长金正日举行了朝韩首脑第二次历史性会晤(领袖高峰会),签署了《南北关系发展及和平繁荣宣言》(“10.4共同宣言”),内容涉及民族和解、半岛和平、经济合作、文化科技交流与合作、人道主义合作、国际事务合作等多个领域[]。尽管涉及的经济议题颇多,但核心还是寻求南北和解与半岛和平。《10.4共同宣言》宣布:南北双方将坚守和积极实践《6.15共同宣言》;将超越思想和制度的差异,建立相互尊重、相互信赖的巩固的南北关系。同年1114-16日,韩国总理韩德洙与朝鲜总理金英日举行了首次南北韩总理级会谈,主要目的是落实南北韩领袖高峰会议的决议。双方就政治交流与经济合作达成“南北韩总理会谈协议”、“西海和平合作特区促进委员会协议”以及“设立南北韩经济合作共同委员会”等三项协议。其中,“南北韩总理会谈协议”是一项重要的南北政治关系发展的协议,双方同意积极履行2007104由韩国总统卢武铉与朝鲜国家主席金正日发表的“南北关系发展与和平繁荣宣言”(“10.4共同宣言”),南北韩双方决定将每年615日定为南北共同纪念日,另外达成于2008年上半年在平壤举行第二次南北韩总理级会谈,但李明博上台执政后,南北关系恶化,这一会谈未能举办。

尽管朝韩建立了领袖与总理级的会谈机制,但由于双方对军事安全问题顾虑重重,南北双方的政治关系仍是对立的,是不稳定的,日前南北关系的再度紧张就是显著例证。

海峡两岸关系不同,在法理概念上,两岸仍是内战延续的敌对状态,也即属“敌对关系”。两岸政治关系一直无法突破的关键在于对于国家主权的争议难有共识,而且存在巨大差异,政治互动十分敏感,因此政治关系一直无法获得突破,两岸无法进行当局之间的高峰会谈。2005年,不论是国民党副主席江丙坤的大陆“破冰之旅”,还是国民党主席连战的“和平之旅”,或者宋楚瑜的“搭桥之旅”,不论是“胡连会”的“新闻公报”,还是“胡宋会”的“会谈公报”,但均被定位在“党际交流”或政党之间的政治主张,而不是海峡两岸执政当局之间的互动,不是两岸的政治宣言,也不为当时的民进党政府所承认。

马英九上台执政后,两岸关系改善,两岸高层互动增多,但基本上仍停留在党际或民间交流与会谈层级(台湾“副总统”当选人萧万长任职前参加海南博鳌论坛,是以两岸共同市场基金会董事长名义出席),没有两岸领导人之间的直接互动与会谈。

要强调的是,不论朝韩政治、军事对立有多严重,但在民族国家认同问题上是一致的,均追求民族的和解与国家的和平统一,斗争的关键是制度之争。海峡两岸不同,虽然台湾还不是一个国家,是中国尚未统一的一个地区,但已经有相当一部分民众与政党放弃对中华民族的认同,企图谋求永久分裂或谋求独立建国,不再追求民族与国家的统一。这也是影响海峡两岸政治关系改善的根源所在。

四、朝韩军事关系与海峡两岸军事关系比较

新世纪以来,海峡两岸军事关系与朝韩军事关系均出现了重大变化。上世纪50年代以来,直到70年代末,海峡两岸一直处于军事对峙状态。随后,随着中国大陆对台政策的重大调整,提出“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大政方针,海峡两岸关系开始趋于缓和,经贸往来增加,但海峡两岸在法理上仍处于“敌对状态”。只是由于海峡两岸经贸关系的大发展与人员往来的大规模流动,冲淡了这种政治与军事上的“敌对状态”。不过,由于岛内“台独”分裂势力的存在、发展,甚至高涨,中国大陆对国家主权与领土的分裂问题十分担心,加强了对“台独”的威慑力,先后多次在台湾海峡展开大规模的针对性军事演习活动,让国际社会对台海危机感到担忧。

马英九上台执政后,公开表示坚持“不统,不独,不武”的“三不”政策,宣称不搞“法理独立”活动,才为两岸关系的改善创造了条件,也大大缓解了长期存在的台海军事紧张状态,两岸关系和平发展逐渐成为海峡两岸的新共识。在新的形势下,海峡两岸开始讨论两岸关系和平发展事宜,其中就建立两岸军事安全互信机制问题展开讨论[],但尚未进入军事接触与协商阶段。有一点是肯定的,在较长时期内,海峡两岸不会出现两岸军事冲突,两岸军事关系将在马英九任内出现新的互动与发展,也就意味着和平发展成为两岸关系发展的主轴。

朝韩军事关系则不同。长期以来,朝韩军事关系较为紧张,即使过去十年南北关系改善期间,也不时发生军事磨擦与冲突。不过,在金大中与卢武铉任内,朝韩双方仍积极争取和解,化解军事对立,寻求半岛和平。在金大中任内,双方举行了军方高层会谈,停止了军事分界线附近的敌对宣传活动,还就防止西海(黄海)武装冲突达成协议。在卢武铉执政后期,双方于200710月发表的《10.4共同宣言》明确提出:“南北双方一致认为,应结束目前的停战机制,构筑恒久的和平机制,并决定为推进与此有直接关系的三国或四国领导人在朝鲜半岛举行会谈,宣布战争结束而进行合作。同时强调,“南北双方决定,不互相敌视,缓和军事上的紧张局势,通过对话和协商解决纠纷;反对在朝鲜半岛进行任何战争,确实遵守互不侵犯义务[]

为防止在西海(黄海)海域发生冲突,制定共同捕鱼海域,同年11月举行的双方国防部长会谈,磋商建立军事互信关系方案,提出在指定和平水域对各种合作项目提供军事保障措施等。然而,韩国总统李明博上台执政后,对朝鲜采取硬强政策,朝韩关系逐步恶化,而且逐步转变为政治关系的对立与军事关系的紧张。2009117,朝鲜总参谋部发出将对韩国进入“全面对抗状态”后,130,朝鲜和平统一委员会再次发表声明:单方面宣布废除朝韩间停止政治、军事对抗的所有协议,有关朝鲜西海(黄海)的南北海上军事分界线(北方界线)的协议也全部作废[]。朝鲜半岛再次进入军事紧张状态。

朝方认为,韩国政府违背朝韩之间已经达成的协议,不断升级与朝鲜的对抗活动,两国关系到了已无法改善的地步,其实就是不满李明博上台后对朝政策的调整与强硬做法。韩国则采取了软硬结合策略。一方面,韩方一直低调回应朝方的指责与威胁,有政府官员公开表示“政府方面决定采取冷静应对的方式”;另一方面,韩国国防部则发表声明表示“如果朝鲜侵犯警戒线,将立场采取应对”,而且美韩迅速加强对朝鲜军力部署动向的监视。除驻韩美军派出U-2高空侦察机对朝鲜弹道导弹的部署动向进行密切监视外,韩国对朝鲜海军舰艇、通信电波等进行观察与监听。于是,朝鲜半岛是否会发生大规模军事冲突问题再度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多数专家认为小冲突或许难免,但大规模军事冲突则几无可能。外界猜测朝鲜此举不是想发动战争,而是“压韩震美”,即对李明博政府施压以便让其调整对朝政策,希望引起美国的关注及让美慎重处理朝核问题与美朝建交问题,同时达到稳定国内政治的目的。尽管目前还无法准确预测朝鲜半岛军事冲突发生的可能性,但朝鲜半岛进入政治、军事对抗状态已成为新的现实。若李明博政府不做出政治妥协,南北关系很难改善。

五、外部因素对朝韩关系与海峡两岸关系影响比较

朝鲜半岛的分裂与台湾问题的出现,在很大程度上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后遗症,是国际冷战对抗的结果。因此,朝韩关系与海峡两岸关系的发展,在很大程度上与外部因素或外部势力有密切关系。同样,未来朝韩关系与海峡两岸关系的发展及其结局也会受到外部因素的很大影响。尤其是攸关东北亚地区安全问题的朝鲜半岛与朝韩关系的发展,受外部因素的影响更大。

海峡两岸的分裂状态与朝韩两国的分裂状态的出现,尽管有民族内部的斗争问题,但若没有外国势力的介入,也许中国与朝鲜半岛早就实现了统一。今天障碍韩民族统一与海峡两岸统一的最大阻碍之一也是来自外部因素的干扰。

战后,美国先后介入了朝鲜半岛与台湾问题,进而在韩国与台湾驻军,支持韩国与台湾的独裁政权,对抗朝鲜人民共和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国际社会长期围堵社会主义阵营的中国与朝鲜。尤其是美国与韩国的政治军事结盟,长期实行共同遏制朝鲜的政策,导致朝鲜与美国的矛盾尖锐,美国一直视朝鲜为眼中钉,朝鲜还被列为“邪恶国家”,长期围堵朝鲜,即使冷战结束,这一政策也没有太大改变。尽管近年来,为解决朝鲜半岛的核危机或处理朝鲜核武发展问题,美国对朝政策有所调整,美朝关系有所改善,但并没有本质性的变化,政治与军事上仍是对抗的。相对的,韩国从战后起,一直就是美国的政治附庸,美国长期在韩国驻军,形成政治军事同盟。历届韩国政府基本上是亲美的,只是冷战结束后几届韩国政府的亲美程度有所差异,也影响着朝韩关系的发展。其中,金大中与卢武铉任内,在处理韩美关系与南北关系问题上做出了重要调整,即不再过度亲美,而是积极发展南北关系,推动“阳光政策”。尤其是卢武铉为了实现南北和解,宁愿牺牲与美国的关系,也要发展与北方的良好关系,并做出了巨大努力。然而,李明博当政后,采取“亲美疏朝”政策,结果让南北关系迅速恶化。美国在朝鲜半岛的存在及美韩的军事政治结盟,将长期影响朝韩关系的发展。

众所周知,美国对台湾问题影响重大。台湾问题的出现在很大程度上是美国一手造成的,是美国第七舰队进驻台湾海峡及日后驻军台湾,阻碍了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台湾”的历史进程。这一局面的出现,也直接与朝鲜战争的爆发密切相关。如果没有美国对中国的围堵与对蒋介石政权的支持,台湾问题可能已经解决。

随着国际关系的重大变化及中国在国际社会地位的提升,中美于上世纪70年代初开始接触与谈判。中美双方在改善关系与建立外交关系的过程中,遇到的最大的障碍就是台湾问题。尽管中美两国领导人从中美关系的大局出发,双方在台湾问题上做出妥协与让步,实现了中美关系正常化,但仍留下了涉台问题的诸多后遗症。尤其是美国在中美建交之后,制订了属美国国内法的《与台湾关系法》,使得美国得以直接干涉台湾事务或保护台湾,成为影响中国和平统一的最大外在障碍。而且,美国违背中美上海联合公报,不断扩大对台军售,成为影响中美关系与海峡两岸关系的另一重要因素,这也是美国通过对台军售牵制中国、控制台湾的重要筹码。

可见,外部因素尤其是美国因素对台海局势与朝鲜半岛的南北关系影响巨大,而且仍会持续下去。



[] 李明,“李明博就职后的两韩关系”,《战略安全研析》(台北),第40期(20088月),第29-32页。

[]韩国驻华大使馆发给笔者的电子邮件,200811月。

[] 《人民日报》(海外版),200925

[]陈龙山,“朝鲜半岛南北关系的新进展”,《亚非纵横》,200711月,第6期,第1-5页。

[]韩国大使馆发给笔者的电子邮件,200811月。另据《北京青年报》(20081125)报道,到200811月底,开城工业园区内经营企业有88家,主要为劳动密集型企业,雇用3.6万名朝鲜员工与1200名韩国人员。

[]蔡增家,“南北首次总理级会谈与南北韩关系之展望?,《战略安全分析》(台北),20083月,第35期,台湾政治大学国际关系研究中心,第33-36页。

[]陈龙山,“朝鲜半岛南北关系的新进展”,《亚非纵横》,200711月,第6期,第1-5页。

[]胡锦涛总书记于20081231发表的“携手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同心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讲话提出,“为有利于稳定台海局势,减轻军事安全顾虑,两岸可以适时就军事问题进行接触交流,探讨建立军事安全互信机制问题”。

[]陈龙山,“朝鲜半岛南北关系的新进展”,《亚非纵横》,200711月,第6期,第1-5页。

[]戴旭,“朝鲜半岛打不了大仗”,《环球时报》,200922,第8版;杨子岩,“朝韩关系遇‘寒流’”,《人民日报》(海外版),200922,第8版。

(《台湾研究》,2009年第2期)

相关阅读:

领导题词
  • 江泽民题词

    江泽民题词

    完成祖国统一大业是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所在!

  • 李鹏题词

    李鹏题词

    为祖国统一大业继续努力!

  • 乔石题词

    乔石题词

    加强两岸关系研究,促进祖国和平统一!

本所概况|网站管理|联系我们|加入收藏|设为首页|电子信箱

Copyright(c) 2014主办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承办单位:中国台湾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