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改变南台湾与大陆的互动关系

作者:王建民上传时间:2014-10-09 15:32字号:       转发 打印

南台湾不仅仅是一个地理概念,也是一个政治概念,在台湾政治光谱“北蓝南绿”的格局下,南台湾不仅经济发展滞后,而且是所谓的“绿营大票仓”,是民进党执政县市最集中的地方。这一格局制约了南台湾与大陆关系的发展,形成南台湾与大陆经贸关系不够密切,文化交流不够频繁,人员往来不够庞大,进一步阻碍了南台湾区域优势的发挥与经济的发展以及南台湾在两岸关系发展中所扮演的角色。如何发挥南台湾的经济资源优势与在两岸关系中的独特政治作用?如何加强南台湾与大陆的互动、合作关系?不仅关系到南台湾经济发展与振兴,而且关系到南台湾甚至民进党在两岸关系发展中的角色与定位。

    一、目前南台湾在两岸关系中的地位与现状

目前台湾社会的现实是“一个台湾,两个世界”,即南台湾与北台湾不论在社会经济发展,还是政治光谱,都存在显著差异,也造成南台湾在两岸关系发展中处于边缘化地位,南台湾与大陆的经贸关系、人员往来与文化交流等均不够密切,也影响到南台湾的经济发展。

   (一)南台湾与大陆的经贸往来与文化交流现状

在历史上,台湾的开发与经济发展是由南向北推移,台湾人口的变动趋势也呈现由南向北移动转移的发展格局。台湾中南部地区开发早,早期人口较为密集,即使在20世纪50年代初,中南部地区人口合计占了总人口的66%,北部地区只占29%。此后,随着北部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形成与经济快速发展,人口迅速向北转移,到60年代中期北部人口首次超过南部地区,到90年代末,北部地区人口占了台湾总人口的43%,而南部地区降到14%左右[1]。可见,今天的台湾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在北台湾,在台北市,但历史上的台湾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在南台湾,在台南市。这也决定了南台湾在历史上是与大陆经贸与文化往来关系最密切的地区。

然而,在近30年两岸关系发展中,南台湾在海峡两岸交流与发展中的历史文化优势没有得到充分发挥与挖掘,与海峡两岸总体交流形势不相称。海峡两岸人员往来规模庞大,但更多的是北台湾民众到大陆与大陆民众到北台湾,相对南台湾民众到大陆旅游、探亲、参访与经商活动较少。在两岸人员往来方面,台湾民众赴大陆人数连续五年(2005-2009年)超过400万人次,历年累计超过6000万人次,但以北台湾与中台湾民众居多,南台湾相对较少,尤其是南台湾的农民渔民与基层劳工到大陆的机会更少,这也是南台湾民众对大陆了解相对不多及较为排斥大陆的重要原因之一。大陆民众赴台人数相对较少,2000年以前一年在10万人次以下,2001-2008年在20万至35万人次之间。20086月台湾正式开放大陆民众赴台旅游后,大陆居民赴台人数迅速增加,2009年达到97万人次,但多数集中在北台湾与中部地区,到南台湾的人数相对较少,且停留时间较短。其中,受张铭清被推打事件及民进党南部县市长邀请达赖访台事件的影响,一度引起大陆抵制,公务团队绕道不到高雄旅游,对南部旅游业尤其是对高雄旅游业造成重大影响。同样,两岸文化交流日益频繁,一年有成千上万项文化交流活动,但主要集中在北台湾,大陆与南台湾的交流与互动较少,估计80%的文化交流活动在北台湾与中台湾,南台湾不超过20%

海峡两岸贸易额巨大,一年超过1000亿美元,但主要是北台湾(包括中台湾)与大陆沿海地区的贸易,估计占两岸贸易总额的80%,南台湾与大陆的贸易比重很低,不超过20%。台商对大陆投资主要是北台湾企业对大陆投资,南台湾企业对大陆投资相对较少。不过,在农产品贸易方面,南台湾与大陆的贸易比重较高,大陆从台湾进口的农产品主要来自中南部地区,北台湾较少。

在两岸通航、经贸合作安排中,因南台湾经济、人口劣势,获得的利益分配也大于低于北台湾。两岸航运协议中有关海上航运港口的安排,台湾对大陆开放基隆(含台北)、高雄(含安平)、台中、花莲、麦寮与布袋等六个港口,其中南台湾只有一个高雄港(包括安平港)。在两岸直航运输航点与航班安排中,南台湾获得的份额也非常少。台湾一共对大陆开放8个直航机场,但南台湾也只有高雄一个小港机场;在航班安排上,80%的两岸直航航班在北台湾,尤其是桃园国际机场,高雄小港机场的两岸直航航班相当少。目前,高雄小港机场与大陆的直航机场只有8个(上海、杭州、广州、成都、厦门、福州、深圳与宁波),每周航班只有14个(计划新增天津、青岛,每周航班增至32班)。甚至目前还没有高雄到北京等大陆重要城市的航班使得许多到南台湾或高雄观光旅游的游客还要乘坐高铁到北台湾的桃园机场返回大陆。这种局面自然不利南台湾经济发展,高雄市更难以发展成为国际大都会。不过,两岸经济关系的发展与大陆民众赴台旅游的持续增加,让航空公司对未来南部的发展信心有所增加,开始加快在南部的布局。20108月,长荣航空公司正式设立高雄办事处,长荣与立荣在高雄计划在原有8条国际直航班机及目前每周24个班次基础上增加直飞天津、青岛与南京等地新航线,希望高雄成为长荣航空南部地区国际航线的重要枢纽,以加强与南部观光、旅游业的合作,全力推动南部地区国际航线及两岸直航业务,促进南部观光产业与经济的发展[2]。但要实现这一目标,还需要两岸的协商。

       1   南台湾在两岸直航航点与航班中的地位

 

           航点(机场)

   航班(每周)

台湾

台湾总体:8个,桃园、高雄小港、台中清泉岗、台北松山、澎湖马公、花莲、金门与台东。

原航班:135个,

新增:50

南台湾1个,高雄小港

原航班:14*

新增:不详

大陆

16个:北京、上海(浦东,后增加虹口)、广州、厦门、南京、成都、重庆、杭州、大连、桂林、深圳、武汉、福州、青岛、长沙、海口、昆明、西安、沈阳、天津、郑州。

原航班:135

新增:50

资料来源:《海峡两岸空运协议》与《海峡两岸海运协议》等。

*20106月,计划新增天津与青岛两个航班,每周从14个班航 增为32个。

  

    由于台湾方面的政策限制及不够重视南台湾在两岸经济合作中的作用,南台湾在两岸经济合作中出现边缘化趋势,影响了南台湾的经济发展,尤其是高雄港与高雄国际机场的衰落。

南台湾的高雄港与小港机场是南台湾最重要的对外交通运输枢纽,也是观察南台湾经济发展的重要指标。高雄港是台湾、也是亚太地区最好的优良港口[3],本应以高雄港与高雄市成为台湾经济的发展重阵,成为南台湾的经济重心,但近十年来高雄港发展滞后,集装箱装卸在2007年达到高峰(1026个标准箱)后,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2008年与2009年连续两年下降,2009年降为8581个标准箱,世界排名更从曾居全球第3位(1993-1999年)一路下滑,目前已降到10位之外(第13位),这是高雄经济甚至是台湾经济衰落的重要象征。

高雄机场是台湾南部的对外空中门户,航空客运量于1997年之后呈现明显的衰退趋势,不论是起降班次,还是客运量,均出现较大下降。1997年到2009年,高雄国际机场的起降班次从14.3万班次降至4万班次,12年时间掉了10万人次;旅客人数从1216万人次降至366万人次,同期减少了800多万人次;货运量在2000年达到历史高峰,超过10万吨,此后开始出现下降趋势,2009年降至5.4万吨[4]。与北台湾的桃园国际机场营运规模差距越来越大。2009年,桃园国际机场飞机起降次数近14万架次,客运量为2162万人次,货运量为136万吨,分别是高雄国际机场的3.5倍、6倍与25倍。

(二)南台湾与大陆的互动现状

近年来,大陆非常重视与南台湾的互动,在政策上积极向南台湾倾斜,但总体与南台湾的互动、合作、往来依然偏少,造成南台湾与大陆的互动关系不良,关系不够密切,南台湾民众对大陆的认知仍有偏差。

南台湾主要是民进党执政的县市(总计八个县市中有七个执政县市),因此南台湾与大陆的互动在一定程度上讲具有民进党与大陆互动的意义。民进党执政时期,两岸关系发展受到很多限制,南台湾与大陆互动很少,没有公开与正式的往来渠道。国民党重新执政后,采取积极务实的两岸政策,大力加强两岸经济合作,尽管民进党反对马当局的两岸经贸政策,批评马当局与大陆关系走得太快,但南台湾民进党执政县市首长在考虑选民利益与地方经济发展的情况下,加快了与大陆的互动,先后有云林县长苏治芬、高雄市长陈菊、台南县长许添财等到大陆推销农产品与高雄世运会,在某种意义上成为民进党与大陆互动关系的重要突破。尤其是,南台湾民进党执政县市的局处级官员到大陆的参访活动越来越多,体现了其务实与低调的一面。另一方面,大陆地方政府官员到南台湾民进党执政县市的参访活动也开始增多,以增进相互了解,同时加强与民进党执政县市的经济、旅游、农业合作,近年来也签署不少地方经济合作协议。但总体上讲,南台湾民进党县市首长到大陆参访仍被视为个案,采取特别处理办法,民进党中央仍有诸多限制,未建立起南台湾民进党执政县市与大陆的长效互动机制。

 

南台湾民进党执政县市首长与大陆互动情况

县市名

县市长

党籍

与大陆互动情况及对ECFA的态度

高雄市

陈菊

民进党

2008年访问大陆,反对ECFA,但又认为台湾石斑鱼列入ECFA早期收获清单对渔民有帮助。竞选办公室主任洪智坤表示,如果大陆可以公开宣布“不反对台湾与其他国家签订自由贸易协定”,台湾与中国签署ECFA才有意义;陈菊的产业政策主张“台湾产业应全球布局,取代全面西进”[5]

高雄县

扬秋兴

民进党

以前未明确反对ECFA,决定参选高雄市长后公开表示,在不引进大陆劳工、不开放大陆农产品进口等前提下,他绝对支持台湾与大陆签署ECFA,“若不支持,台湾就会变成孤岛”[6]

屏东县

曹启鸿

民进党

县政府官员多次去大陆,支持在大陆设立销售据点,肯定开放大陆居民赴台旅游,强调有机会也想到上海参观世博会。

台南市

苏焕智

民进党

未参加民进党组织的反ECFA公投大游行,强调民进党上下对ECFA态度不一,需要好好讨论。他认为,民进党对ECFA的态度是“附条件反对”,他个人则是“附条件赞成”,而且强调他在陈水扁执政时就主张两岸直航[7]

20106月与9月两次到大陆推销台南农产品。

台南县

许添财

民进党

曾反对ECFA,后改为肯定ECFA,认为ECFA短期内对台湾有一定帮助,中南部也获得不少利益。曾赴大陆考察。

云林县

苏治芬

民进党

两次到大陆推销农产品,参观上海世博会,认为“如果不走出去,台湾只会越来越没有竞争力”,但仍反对ECFA

嘉义县

张花冠

民进党

参加民进党反ECFA游行,强调ECFA的负面冲击,会造成“工资降、失业升”与强、弱对立局面。

资料来源:笔者整理所得。

二、努力推进南台湾与大陆的互动、合作关系

目前南台湾与大陆互动不足,仍呈现一种非正常的关系。南台湾需要调整与改变两岸思维,重新审视两岸关系发展与两岸经济合作,在“搁置争议”、“放弃仇恨”、“淡化政治”、“经济优先”与“互利双赢”的五项原则下,努力推进南台湾与大陆的联系与合作,建立南台湾与大陆互动平台,发挥南台湾在两岸关系的独特作用,让南台湾民众充分了解大陆,认识大陆,支持两岸关系发展,为南台湾经济发展创造良好的政治环境。

(一)南台湾应以务实、开放的思维看待两岸关系与两岸经济合作

南台湾要在两岸关系中扮演应有的或重要的甚至独特的角色,关键取决于南部政治精英与南部民众对大陆的立场与看法,以更务实与开放的思维正视大陆,正视两岸经济合作,正视两岸关系的发展。目前南部部分绿营政治人物开始政治觉醒,强调两岸经济合作的重要性,肯定或支持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ECFA)。其中,最近以来,台南县长许添财、台南市长黄焕智与宣布退党参选大高雄市长的高雄县长杨秋兴等对两岸经济合作及ECFA的态度有明显转变。尤其是杨秋兴表示,大陆崛起是既定事实,民进党不能再用旧思维仇视对方,必须调整、修正心态,而且认为ECFA给高雄一个很好的机会,是提升高雄争取国际大厂投资的利基之一[8]。我们希望这种转变或调整是建立在理性思维基础之上的,而不是选举的权宜之计。目前南台湾绿营政治人物面临的一个重要挑战就是在两岸问题上的表态摇摆不定,无法获得大陆的信任,无法建立起双方良性互动的机制。这种局面需要逐步改变,大陆不迫切需要南台湾民进党执政县市首长放弃其政治立场,但期望在“搁置政治争议”的基础上,在两岸经济合作上立场坚定,积极推动两岸或双方的交流与合作。

(二)正确定位南台湾在两岸经济关系中的角色

南台湾经济发展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南台湾在两岸经济关系中的角色定位。民进党执政后,试图改变国民党执政时的“重北轻南”经济发展战略,积极发展南部产业与南部经济,采取包括设立南部科学园区等多种措施,但由于两岸经济政策的错位与两岸不能直接三通,未能改变南台湾经济发展滞后的局面,而且有进一步衰落趋势。其中,1996年以后,高雄市与高雄县的失业率一直是南部地区最多及次多的县市[9]。国民党重新执政后,努力发展南部经济,将南部经济发展定位为:“国际港都及文化与海洋双核心国际都会”与“制造业、物流及工业发展重镇”。其中强调高雄市是中南部经贸及行政中心,具有火车头带动地位,国际海空双港门户城市,南部核心都市,制造工业重镇。然而,不论如何定位,关键在于如何定位南台湾与大陆的经济关系,如何加强南台湾与大陆的经济合作。这一问题不能妥善解决,要实现南台湾的经济发展与所确立目标是非常困难的。

高雄港与南台湾要实现重新崛起,要在两岸经济关系中扮演重要角色,首先要有一个两岸关系和平、稳定、健康发展的大环境。然而,民进党仍是一个坚决“反中”的政党,对两岸经济合作与ECFA持强烈的反对态度,这是影响与阻碍南台湾与大陆经济关系发展与双方经济合作的重要政治障碍,不利南台湾分享大陆经济发展的红利。南台湾民进党执政县市需要跳出这种政治挂帅的两岸思维,务实推进与大陆的经济合作。

要发挥南台湾在两岸关系尤其是在两岸经济关系中的重要角色,可采取南台湾的“地方政府支持,民间组织先行”的模式,这样政治敏感度较低,容易推动。2010810,由高雄地区40多家上市上柜企业组成的港都会,结合15个企业组织,成立大高雄工商团体联盟,旨在连接更多中小企业,扮演中央与地方政府的平台及两岸事务平台尤其是两岸经济贸平台,并争取“第六次两会会谈”在高雄举办[10]。这是一个积极的作为,南台湾地方政府尤其是民进党执政县市应积极支持,发挥民间组织在推动南台湾与大陆经济合作的重要作用。

(三)南台湾需要充分利用ECFA振兴南台湾经济

近十多年来,台湾当局一直在积极改变“重北轻南”政策,大力发展南部经济,南台湾也在积极致力于经济发展,但效果不明显,关键之一在于未能充分利用两岸经济合作的大好时机。两岸签署了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ECFA),对南台湾经济发展绝对是一个新的历史发展机会。但民进党对ECFA一直持反对与抵制态度,极力回避ECFA对台湾经济的积极意义,而片面扩大ECFA的负面影响,尤其是对中南部的冲击,制造经济与政治恐慌。在这种情况下,南台湾民进党执政地方当局,最初对ECFA也没有客观看待与评价,多有批评,攻击ECFA对南台湾农业与传统产业的冲击。其实,这些地方执政者应该是了解ECFA对南台湾经济发展机会的,甚至在内心是肯定的,但在政治正确思维与选举压力下还是进行政治操作[11]。这将会影响到南台湾在ECFA时代与大陆的经济合作、将会错失实现振兴南台湾经济的机会。在ECFA签署过程中,大陆充分看到了台湾尤其是南台湾的担忧,因此在ECFA早期收获清单中就充分考虑到中南部地区的民众利益,尽可能地照顾到农业与中小企业,尤其是传统制造业的困难,希望将负面影响降到最低程度。南台湾应客观看待ECFA,目前南台湾民进党执政的部分县市首长已有所觉醒,开始肯定ECFA,这是一个好的开始,要充分利用好ECFA赋予的权力与机会,争取更多的商机,扩大经济合作,积极拓展大陆市场,增加出口,让ECFA成为促进南台湾经济发展的一大平台。

(四)加强南台湾与海西的区域性经济合作

南台湾是最早建立加工出口区的地方,开创了台湾出口导向型经济的发展模式,这一经验不仅在台湾实践与发展,而且也在大陆等地得到推广。台湾在此基础上又建立了新的经贸园区,但发展缓慢,未能带动南台湾经济的发展。如果南台湾能够与大陆区域经济尤其是海西进行园区对接、产业对接,实现加工外包,海空联运,发挥南台湾与大陆海西地区的优势互补,是振兴南台湾的重要途经。

海西是一个有多重园区交叉的特殊经贸区域,有扩大化的厦门特区、有台商投资区、有海峡两岸农业合作试验区、有台湾农民创业园、有平潭两岸综合试验区、有高科技工业园区、有保税区、有范围更大的海峡西岸经济区等。海西及其他特殊经济区均赋予两岸经济合作的多种政策优惠与“先行先试”政策,这为南台湾与海西的合作创造了良好的政策条件。南台湾应与海西建立产业创新合作平台、建立南台湾—海西旅游圈、建立南台湾与海西航运合作体系等,增进南台湾与海西的经济紧密度,并最终形成闽东南海西与南台湾的区域经济整合体。

南台湾可思考将高雄建设成为一个新的经贸特区,也争取采取“先行先试”政策,与对岸的海西对接与合作,将是南台湾的一个发展方向。最近,台湾经济学者马凯提出在高雄设立ECFA的“自由贸易专区”,让高雄成为台湾经济发展的领头羊[12]。高雄县县长杨秋兴在宣布参选高雄市长时表示,若他当选,将仿效新加坡的发展经验,将大高雄建成第二个新加坡。其实,吴济华教授在香港回归前就曾提出高雄“境内香港”概念,希望把高雄变成一个高度自由的自由贸易港区[13]。这些设想与台湾当局对高雄港自由贸易港区或“高雄海空经贸城”的发展思维基本一致。实现这一目标的关键是,如何加强高雄与大陆经济合作,尤其是高雄与海西经济区的合作。若仍排拒大陆,不以大陆(海西)为腹地与发展重心,将无法实现预期目标。

    (五)让陆资成为带动南台湾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

南台湾经济发展滞后,一个重要原因在于投资不足。近十多年来,台湾吸引外资主要集中在北台湾,集中在以北台湾为中心的高科技产业与现代服务业,南台湾吸引的外资有限。岛内重大民间投资甚至政府投资也集中在北台湾,在南台湾的投资相对较少。现在台湾开放大陆企业赴台投资,并积极对外、对大陆进行招商,这是一个南台湾争取大陆企业投资的好机会。大陆经济发展快速,尤其是大陆对外直接投资(FDI)发展迅速,2009年达到480亿美元,2010年上半年为178亿美元,遍布全球111个国家或地区,已成为全球新兴的最大对外投资者,跃居全球第6位。如果能够在台湾当局持续开放陆资政策的基础上,南台湾积极主动,不是排斥陆资,拒绝陆资,而是正面看待陆资,创造良好的投资环境,大力吸引陆资,让陆资成为促进南台湾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南台湾可以考虑,让陆资在南部科学园区或自由贸易港区等经贸园区,享受与外资、本地企业相同的待遇,则会吸引更多的陆资进入南台湾,不仅有利带动南台湾投资,促进经济发展,而且助于增加就业,解决南台湾严重的失业问题。

(六)加强南台湾与大陆的产业领域的广泛合作

南台湾要在两岸经济合作中扮演重要角色及实现南台湾经济的振兴,需要与大陆进行产业领域的广泛合作。

一是推进南台湾与大陆农业合作。南台湾是台湾农业相对集中与发达地区,尤其是盛产水果与经济作物,与大陆合作潜力巨大。一方面,大陆可持续扩大对台农产品采购,日前广东经贸考察团对云林县采购1亿美元的农产品,同时计划增加对其他中南部县市农产品的采购[14]。未来可考虑建立大陆对南台湾水果采购的常态化合作机制。另一方面,通过ECFA的降税措施扩大南台湾对大陆农产品的出口,带动南台湾农业发展。为实现南台湾与大陆农业的合作,南台湾农业县可以与大陆不同地区签署农业合作协议,加强农业制度化、契约化合作。

二是加强重化工业合作。南台湾重化工业发达,但受到环境保护因素的制约,面临新的困难。南台湾可以加强与大陆在重化工业技术、研发、产业布局与销售通路等方面的合作。尤其两岸加强在南台湾的环保产业合作,对重化工业进行技术改造,减少污染,发展新型重化工业,大力发展绿能产业与低碳产业的合作。

三是加强旅游服务业合作。南台湾旅游资源丰富,包括台南的文化、嘉义的历史、屏东的海洋、高雄的港口等,较北台湾有更多的独特优势,但受政治因素的影响,南台湾绿色执政“反中”情绪与政治操作仍然影响大陆民众赴南台湾旅游的积极性,对南台湾有一种担忧与排拒心里,造成目前大陆民众赴台旅游到南部人数、停留时间与消费相对较少,对南台湾的经济贡献不如北台湾大,这是值得思考与改进的。现在南台湾已经意识到加强两岸旅游合作的重要性,已展开初步的与大陆多个地方进行旅游合作,但落实仍不到位。南台湾执政县市政府应“多点经济,少点政治”,将经济发展放在首位,大力发展与大陆地区的经济合作,尤其是旅游与服务业合作,将南台湾建成一个新的两岸旅游地带。

四是进行航运合作。高雄是南台湾国际海港与空港的双港城市,有良好的两岸运输合作条件。高高屏观光产业联盟积极争取扩大高雄机场与大陆的航点与航班,方便两岸人民往来。大陆东南沿海地区及航运、空运企业与高雄合作的意愿强烈。继2010年五月厦门港与高雄港签署合作意向协议后,日前广州港与高雄港也签署合作意向协议,就人才、信息、物流、经验、文化与互设办事处等领域进行合作[15]。江苏太仓港与高雄港计划于20109月结成友好合作港口,争取年内增开2班到高雄港的航线,实现太仓到台湾直航船班达到每周4[16]。另外,广东东莞市副市长江凌表示,提出希望与高雄市洽谈两港共建转运平台的合作构想,即通过搭建平台,开拓虎门国际航线,也可将东莞台商货物从高雄港转运世界各地,降低物流成本[17]

(七)南台湾应成为民进党改善两岸关系的起点

南台湾在政治特点是绿色光谱,是以民进党执政为主的地方。这既是南台湾与大陆发展关系的困难,但同时也是机会,有着独特的价值。民进党要调整两岸政策,改善两岸关系,建立与大陆互动的新模式,不妨从南台湾开始,让南台湾在民进党改变两岸关系的起点与平台。

目前民进党开始思考如何与大陆进行互动,如何与大陆发展关系,以增强民进党在两岸关系中的话语权与影响力,并正在争取建立新的两岸智库互动平台,避免国民党主导两岸关系的发展。但受制于民进党的“台独”神主牌与大陆的“一个中国”神主牌,民进党与大陆的互动还无法获得重要突破。在这种情况下,最好的办法就是民进党可以充分发挥南台湾民进党执政地方政府平台,持续开放南台湾执政首长与大陆的密切互动,加强南台湾与大陆的合作,推进与大陆发展关系。过去两年,民进党在这方面已做出积极努力,陈菊、苏治芬、许添财等均以推荐高雄世运会或推销农产品等名义到大陆参访,开创了民进党或南台湾与大陆互动的新模式。但民进党的政治思维仍旧保守,不够开放,限制仍多,没有充分利用好这一平台。

民进党从南台湾开始推进两岸互动有多重意义。南台湾以民进党地方执政为主,政治敏感度低,可与大陆建立地方政府互动平台。南台湾执政首长是民进党的重要政治精英,能够代表民进党与大陆进行互动,有一定的位阶与影响力,而非单纯的事务性或参访活动。三是通过南台湾与大陆的互动,可逐步化解深绿选民对民进党发展两岸关系的政策牵制,让民进党有进下调整两岸政策的基础与空间。民进党是否可以考虑,建立南台湾(高雄)两岸关系和平论坛,宣传南台湾,将高雄打造成为两岸关系活动的中心之一。

(七)大陆应重视与南台湾的关系,加强与南台湾的互动与合作

大陆对台政策之一就是一直希望争取台湾人民,积极做台湾人民的工作,重点又是争取做南台湾人民的工作,甚至铸民进党的工作,以化解双方的尖锐对立与矛盾,为两岸关系长期、稳定健康发展创造条件。但长期以来,由于南台湾是民进党主要执政县市,是绿营大票仓,因此南台湾与大陆有较多的隔阂,互动有限,大陆与南台湾关系改善效果不彰。在新的形势下,大陆可以将对台基层工作的重点转向南台湾,可以从经济开始,从文化交流开始,逐步化解南台湾民众对大陆的误解与曲解,增进他们对大陆的重新认知与认识。

南台湾经济发展滞后,面临诸多困难,这是大陆争取改善与南台湾关系的最好时机。大陆在处理与发展两岸关系问题上,不应再“重北轻南”或“重国轻民”,而应更多的重视与南台湾的互动,支持南台湾的经济建设。在条件成熟时,大陆可以考虑设立50亿至100亿美元的“南台湾经济振兴基金”,重点支持南台湾中小企业、支持南台湾传统产业升级转型,支持南台湾新兴科技产业,支持南台湾公益事业的发展。经过长期努力,通过经济合作与民间广泛往来,南台湾民众会逐步改变对大陆的敌对情绪,改变对大陆的疑虑,有利于改善南台湾与大陆的关系,有利于两岸关系的和平发展。

总之,南台湾在两岸关系中的角色先从经济合作做起,从基层交流做起,建立互信基础,厚植共同利益,为两岸关系的改善与发展发挥积极的推进作用。

(香港《中国评论》,20109月)

参考文献:

1. 丁仁方,“南台湾的人口结构与政治生态”,《中国评论》,20107月,第151期,第28-29页。

2. 思想者论坛:“县市合并对高雄政治生态的影响”,《中国评论》,20105月,第149期,第66-80页。

3. 刘一萍,林雪瑜,“政府主导型园区发展概况”,《台湾经济研究月刊》,20071月。

4. 台湾经建会都市及住宅发展处,“打造高雄,启动南台湾经贸火车头---高雄海空经贸城整体发展纲要计划”,《台湾经济论衡》,20105月。

5. 王建民,“台湾都会区的发展与产业布局”,未出版研究报告。



[1] 王建民、毕福臣,《台湾省地理》,福建人民出版社,2002年,第一版。

[2] 萧仲廷,“长荣高雄办事处成立”,《台湾新生报》,2010810,第3版。

[3] 高雄港与亚太主要港口之间的平均航行时间为52小时,是亚太各主要港口中时间最短的。

[4]《中华民国交通统计月报》,台湾“交通部统计处”编印,第499期,2010912月,第192-193页。

[5] 廖珪如,“杨秋兴脱党参选,有条件支持ECFA”,台湾《旺报》,2010810A16版。

[6] 胡宗凤等,“杨秋兴:两岸别在对抗”,台湾《联合报》,2010108,头版与A2版。

[7] 洪肇君,“苏焕智:附条件赞成ECFA”,《旺报》,2010814A13版。

[8] 胡宗风等,“杨秋兴:两岸别再对抗”,《联合报》(台湾),2010810,头版。

[9] 台湾经建会都市及住宅发展处,“打造高雄,启动南台湾经贸火车头---高雄海空经贸城整体发展纲要计划”,《台湾经济论衡》,20105月,第15-47页。

[10] 颜瑞田,“大高雄工商联盟,邀陆商采购”,《工商时报》,2010811A17版。

[11] 许添财、苏治芬等民进党执政县市首长对ECFA一直抱有矛盾的心态。苏治芬一方面讲不到大陆,不知台湾的竞争力在那里,又在联合报撰文攻击ECFA。台南县长许添财在20103月反对ECFA,后来又承诺ECFA对台湾经济有帮助;高雄县长扬秋兴在决定参选高雄市长时又表示有条件支持ECFA

[12] 中国网,2010730

[13] 李政菁,“设立自由贸易区,重烯高雄成长动能—专访中山大学管理学院副院长吴济华教授”,《台湾经济论衡》,20105月,第48-51页。

[14] 韩化宇、郑惠元,“广东采购近2200亿台币创纪录”,《旺报》,2010818A10

[15] 中国评论网,2010821

[16] 台湾《工商时报》,2010821A9

[17] 林美姿,“东莞拟与高雄港共建转运平台”,《旺报》,2010729

相关阅读:

领导题词
  • 江泽民题词

    江泽民题词

    完成祖国统一大业是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所在!

  • 李鹏题词

    李鹏题词

    为祖国统一大业继续努力!

  • 乔石题词

    乔石题词

    加强两岸关系研究,促进祖国和平统一!

本所概况|网站管理|联系我们|加入收藏|设为首页|电子信箱

Copyright(c) 2014主办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承办单位:中国台湾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