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领导人选举与涉外因素

作者:修春萍上传时间:2014-11-19 13:57字号:       转发 打印

  2012年1月,台湾将举行新一届最高领导人选举(以下简称“大选”),因其结果将直接影响两岸关系和台海局势的演进甚至未来的走向,所以受到各相关方的高度关注,而为各方瞩目的此次“大选”,自然也免不了受到各种内外因素的影响。总体上看,影响台湾“大选”的因素大体有三个方面,即台湾岛内因素、大陆因素和涉外因素。岛内因素毫无疑问是影响选举结果的最主要因素。而两岸关系与台湾政治、经济社会的高度关联,以及对台湾各方面发展的决定性影响,使得其在台湾“大选”中的影响不言而喻;涉外因素则囿于台湾问题的特殊性,它对于台湾“大选”的影响不仅重要,而且十分特殊。这也正是各有关方面在观察分析台湾“大选”时,通常会考虑涉外因素的主要原因。综观台湾1996年以来的四次“大选”,可以发现涉外因素不但从未缺席,而且扮演着不可小视的角色。

  一、影响台湾“大选”的主要涉外因素

  影响台湾“大选”的涉外因素,大体上可分为三种类型,即美、日等国际因素的主动介入,台湾主要政党及其参选人引入、借助国际势力,以及选举期间的台湾对外活动。这三类涉外因素作用于台湾“大选”的表现形式有所不同,所产生的影响也有所差异。

  (一)美、日等国家主动介入台湾选举

  台湾问题是有着复杂国际背景的中国内政问题。台湾问题的这一特殊性造成了美、日等国际势力不仅是台湾问题最终解决的主要外部干扰,也是影响台湾政治生活的重要外部因素。美国是台湾问题的始作俑者,长期以来其始终将台湾视为其东亚战略利益中的重要一环以及对华战略的重要筹码。日本长期与台湾保持密切关系,冷战后更日益重视台湾在其安全战略中的地位,担心两岸统一,日本可能被中国扼住“海上生命线”。在中国崛起、美、日加紧对华牵制与防范的情势之下,美、日不可避免地会高度重视台湾岛内政局变化与两岸关系走向,同时积极设法确保台湾在其对华牵制战略中的棋子作用,并力图使之长期发挥功效。基于这样的战略考量,美、日需要台湾岛内存在一个能够配合自己东亚战略的政权,以确保它们在这一地区的利益。这正是历次台湾“大选”,美国、日本都不同程度地介入的主要原因。

  美国、日本等相关国家介入台湾“大选”,首先是全面、准确地掌握选情动向,充分了解主要政党参选人的政策主张。选前,各有关国家都会动员各种资源搜集相关资料,并与主要参选人保持密切接触。美国、日本等国家除了各自驻台机构在地搜集各方面资讯,随时掌握动向外,还委托学界、驻台媒体等相关人士进行深入观察、分析等。从近几次美国、日本的有关机构在台湾“大选”之后透露的其对选举结果预测看,与最终结局相当接近,其准确性超过部分岛内媒体公布的民调结果。可见美、日等国家对于台湾“大选”选情了解的精准程度。

  美、日等出于各自利益,都会在充分掌握主要政党参选人政治立场与政策主张,以及选情动向的基础上,根据需要介入台湾“大选”,进而影响“大选”结果朝符合自己利益的方向发展。不过,由于美国、日本等在台海地区的战略关注点不同,尤其是插手台湾问题的能力以及方式不同,其影响台湾“大选”的具体做法有所不同。

  美国介入台湾“大选”的方式往往更加公开、直接和强势。美国政府并不避讳对台湾“大选”公开表达立场。在需要时,美国行政部门常常会通过由政府出面采取相关行动或发表讲话等方式,直接表明态度。1996年台湾第一次举行领导人直接选举前夕,台海局势因李登辉公开进行分裂国家活动而恶化。美国为表达对李登辉的支持,派遣航母进入台湾海峡。2007年布什政府直接公开批评陈水扁,通过给予苛刻的“过境”待遇惩罚陈水扁,以表达对陈水扁严重不满的方式,明确选择站到了马英九国民党一边。美国此举对于2008年“大选”民进党惨败起到一定作用。除美国政府外,美国国会亲台势力、前政要以及学者等也出于各自不同的动机,以发表各种言论等方式,试图对台湾“大选”施加影响。不过,这部分人士的言行分别有利于不同参选人,其效果往往相互抵消,因此对台湾“大选”的影响力低于美国政府行为。值得一提的是,美国试图影响台湾选举的言行过于公开、强势和高调,在特定情况下对于台湾选民投票倾向的影响产生的效果有时是两面的,既一方面可能使得部分选民选择放弃被美国抛弃的政党及其参选人,而另一方面也可能使部分选民因不满美国的强势和霸道而对其产生同情和对抗的心理。但就岛内的政治力量而言主,不顾忌美国的态度想要取得并稳固政权的可能性可以说微乎其微。。

  日本出于其安全利益考虑,对于台湾政局的变化较为敏感,对于台湾“大选”也更为关注,施加影响的意愿有时更为强烈。但是,与美国不同的是,日本政府顾忌各方面因素,一般情况下避免公开介入台湾“大选”,相关行为通常相当隐蔽、低调、不露声色。但是,日本政界、学界、民间亲台势力以及媒体却十分活跃,不仅在日本通过各种渠道、平台,包括媒体、民间团体等,发出带有明显倾向性的声音,支持特定政党及其参选人;而且部分亲台人士还专程赴台,直接参与特定政党及其参选人的选举造势活动,甚至通过其在台湾建立的人脉关系,为特定参选人拉票、助选。2006年国民党参选人马英九访问日本后,日本部分政界人士不愿看到马英九复制访美之后在台湾岛内掀起“马英九旋风”,进而影响到民进党参选人的选情,故意放出马英九在日本并未受到重视的风声,不给国民党以借机造势的机会。

  比较美国、日本介入台湾“大选”的方式,较明显的不同在于,美国较为公开、直接,而日本则更多是借助其在台湾长期耕耘所形成的社会影响力,与台湾特定意识形态的政党及其支持者形成某种呼应,对于激发部分选民的信心与热情起到一定作用。日本重视在台湾社会积累影响力,并取得一定成效。进入21世纪以来,日本交流协会在台湾连续进行的民调数据显示,日本目前是台湾民众眼中最有亲近感的国家。而在上个世纪,台湾民众一直对美国最有好感。台湾民众对于日本的态度,使得能否处理好与日本的关系,成为台湾民众尤其是南部对日亲近感较强民众认可领导人能力的重要标准之一。这也正是日本因素能对台湾“大选”产生一定影响的原因之一。

  东南亚、欧盟等国家,出于其自身利益,对于台湾“大选”也表现出一定程度的关心,但受各种主客观因素的限制,基本只表现出关注,但没有能力也没有太大意愿介入台湾“大选”。

  (二)台湾主要政党参选人积极引入、借用国际力量

  台海两岸分离状况的形成与国际势力的介入直接相关,而台湾问题至今未能解决也完全是因为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势力插手。这决定了台湾岛内执政当局要想维持执政地位,必须依赖以美国为首的国际力量的保护与支持,并与之保持密切关系。而台湾执政当局为维持两岸现状所进行的社会教育与动员,也很大程度上加大了台湾民众对于台湾现状的维持必须依赖于美国等国际势力的认知。这使得在台湾“大选”的过程中,不仅参选人必须争取美、日等国家的信任与支持,而且还要在岛内塑造能够处理好与美国、日本等国家关系,以及美、日对自己的支持等社会形象。因此,在台湾“大选”中,主要政党参选人都把取得美国、日本的信任与支持视为基础环节和主要法码,以此争取选票尤其是中间选民的选票。

  台湾主要政党参选人在引进、借助外力的做法基本相似,主要表现为:一是积极争取美、日等主要国家的信任与支持。主要政党参选人的必修课之一是就美、日等重要国家所关心的问题,说明自己的立场与政策主张,打消对方的疑虑,取得其信任与支持。执政党参选人通常是通过既有渠道,多方面加强与主要国家的沟通;而在野党参选人则利用其非官方身份的便利,选前访问主要国家,直接与对象国的政要接触、交流。之前,陈水扁、谢长廷、马英九等人确定参选后,无一例外地前往美国、日本、欧盟国家以及东南亚国家访问。二是制造获得美、日等主要国家支持的社会形象。执政党参选人通常是游说重要国家的高层官员或重量级政治人物发表倾向性言论,出台提升双方关系的政策或举动,以显示与这些国家关系稳定,并获得其支持。2003年争取连任的陈水扁借“过境”美国,在美在台协会理事主席夏馨的安排下,不仅打破多项“过境”惯例,而且夏馨还发表“美国是台湾的守护神”等明显袒护陈水扁的言论。在野党参选人则利用赴重要国家访问的机会争取高规格接待等。如2006年马英九出任国民党主席并代表国民党参选2008年“大选”态势明显后,精心安排访美日程。美国对于马英九来访的重视以给予高规格接待,使得马英九受到岛内媒体的追捧,声势大作。此次访美所刮起强劲“马英九旋风”,对其日后争取选票起到相当大作用。三是利用国际场合说明主要政见和对外政策主张,争取国际势力的背书,累积政治资本、化解岛内政治对手的攻击力道。两岸政策、对外政策等是台湾岛内任何政党和竞逐最高领导职位的政治人物都必须面对的问题,更是蓝绿政党及其政治人物争斗的主要议题,也是国际社会关注的重点。主要政党参选人面对来自岛内、大陆以及国际社会的各方面压力,常常会选择在国际场合公开说明重要政见,以显示已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与支持。如马英九决定参选2008年“大选”后,分别在美国和英国全面阐述其两岸政策、对美政策以及总体对外政策等。

  (三)选举期间的台湾对外活动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台湾社会对于扩大国际参与的要求与日俱增。自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台湾岛内要求扩大国际参与的比例持续上升,进入21世纪以来基本保持在70%以上。但是,由于台湾参与国际活动问题涉及到一个中国原则,在两岸未就此达成一致之前,台湾参与国际活动不可避免地会受到限制。在这种民意对于扩大对外活动空间的要求居高不下,而相关问题的解决实际上又存在相当难度的情况下,“国际活动空间”问题成为岛内极容易被炒作的议题。尤其是2008年承认“九二共识”的国民党重新执政,岛内政局与两岸关系发生重大积极变化之后,岛内民众对于扩大国际参与的期待进一步升高。

  台湾国际参与的敏感性、复杂性,使得台湾对外活动尤其是“国际活动空间”问题在选举期间不可避免地成为朝野政党的进行选票动员和操作的主要议题。而朝野政党参选人根据不同需要可以多方向操作这一议题。一是执政党可以将在对外关系上取得的进展、“突破”等作为争取选票的重要政绩。如2004年台湾“大选”前,争取连任的陈水扁积极设法取得发展对外关系方面取得政绩,包括“过境”美国争取突破限制性待遇等,以此制造声势,拉抬选情。二是执政当局在拓展“国际活动空间”遭受的挫败,一方面可以成为在野党攻击的话题。如2008年“大选”前,陈水扁当局在对外关系方面的一连串失败,国际社会对陈水扁当局破坏台海局势稳定的挑衅行为的谴责,都被国民党拿来质疑民进党的执政能力。但另一方面,执政当局(主要是民进党),也会将其在冲撞国际上的一个中国框架遭受的挫败,渲染、炒作为大陆对台湾的打压,煽动民众敌视大陆情绪,凝聚基本支持力量。2008年“大选”前,陈水扁民进党当局就曾为扭转不利选情,炒作所谓参与世界卫生大会议题,提出要以“台湾”名义参与世界卫生大会,企图以直接冲撞一个中国政策底线的做法,煽动支持者情绪,动员基本支持力量。三是国际社会在一个中国框架内处理涉台问题,诸如对台湾参与国际组织及其活动时身份、名称、地位等的规定等,以及两岸在国际上特别是在非政府多边领域的冲突与摩擦等,在选情激烈的敏感时期,经由岛内媒体及政治势力的炒作和渲染,都可能成为参选人攻击对手的重要工具。

  二、2012年台湾“大选”中的涉外因素

  涉外因素在历次台湾“大选”中都没有缺席过,在即将到来的2012年“大选”中自然也不会例外。当然,各种影响台湾“大选”的涉外因素,在当前岛内外特定环境下,既有其一贯的表现方式,也表现出一定差异。

  (一)美国因素

  迄今为止,台湾此次“大选”中的美国因素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高度关注选情。与以往台湾历次选举一样,美国各方面都相当关注台湾选情,美在台协会台北办事处等驻台机构与国民党、民进党等岛内主要政治力量、民调机构、专家学者等保持密切联系,直接掌握主要参选人的相关政见,及时了解选情动向。美国在台协会理事主席薄瑞光、即将就任的国务院主管东亚事务的副助理国务卿金茂伊(Kin Moy)等先后访台,与国民党、民进党直接接触、沟通,掌握相关情况。年初以来,美前政要、智库学者、国会议员,包括前美国副国务卿阿米蒂奇、前国务院负责亚太事务的副助理国务卿薛瑞福、前美在台协会台北办事处处长、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副总裁包道格、前国防部长佩里等也更是纷纷前往台湾,了解选情。二是未表现出明显偏好。与2008年台湾“大选”前美国明确表态不同,此次“大选”美国一直没有表现出明显的倾向性。6月,美国在台协会理事主席薄瑞光访台,主要是为台湾半年之后的“大选”而来。不过,薄瑞光在台公开表示,对于台湾选举美国会“近距离观察”,但“保持中立态度” ;而且,在与国民党、民进党的接触上也表现得不偏不倚,分别与马英九、蔡英文见面;在言论更是避免留下让人炒作和随意解读的空间。对于美国而言,此次台湾“大选”与2008年的一个较大不同在于,马英九和蔡英文都有被美国接受的理由。马英九上台以来与美国互动良好,已建立起相当的互信;而蔡英文出任民进党主席尤其是正式代表民进党角逐2012年“大选”后,刻意在相关政策特别是两岸政策上表现出理性、务实、温和,也得到美国多数人的认可。而且,马英九、蔡英文二人又都竞相向美示好,谁上台都不会损害美国的利益,美国并没有必要在两人实力差距不大的情况下,刻意偏向谁。亲台人士方面,大部分人也都持较中性立场,相关言论没有明显的倾向性。三是把握时机获取利益。台“大选”前,执政党通常会积极寻求台美关系的新进展,借此向选民显示台美关系良好、美国对其的肯定与支持等。这给美国就一些涉及美国实际利益的问题压台湾当局做出让步提供了机会和空间。马英九为迎战2012年“大选”,目前正急于在对美军购、启动台美贸易投资框架协议(TIFA)协商、争取美给予台湾免签证待遇等方面取得进展。美国则乘机在对台军售、开放美国牛肉进口等问题上对台施加更大压力,以获取更多的利益,并迫使马英九当局做出让步等。

  (二)日本因素

  马英九当局上台以来,相当重视对日关系,一再表明其“友日”态度,打消日本对其“亲中远日”的顾忌。但是,近年来两岸关系的快速发展,使得日本难以打消台湾在马英九当局领导下将不断向大陆靠拢的担心。主张“台独”的民进党在蔡英文带领下,快速从2008年“大选”的惨败中复元,蔡英文本人则成为马英九2012年“大选”中的强劲对手,这让日本相当一部分人燃起民进党重新上台的希望。由此不难想象日本各方面对此次台湾“大选”的关注程度。事实上,日本各有关方面关于选情的情报搜集与分析工作已全面展开。日本政府方面,虽然对于马英九和蔡英文有其明显偏好,但依然以旁观者的姿态,密切观察选情而避免公开表态。但日本亲台势力支持蔡英文、民进党的动作则已陆续展开,包括亲台议员加紧与南部民进党执政地方政府的互动;亲台媒体唱衰马英九,《读卖新闻》甚至以歪曲马英九关于两岸关系相关谈话内容的方式,配合民进党的马英九“倾中”宣传。不过,此次台湾“大选”中,日亲台势力的活跃程度,明显低于民进党执政时期。一方面,近来日本国内问题繁多,一些亲台政治势力没有太多余力顾及台湾。另一方面,民进党目前在野,没有能力为日亲台势力提供更多介入台湾“大选”的舞台。不过,蔡英文访日将是日本亲台势力表态支持蔡英文的重要机会,日本如何接待蔡英文有待关注。

  (三)马英九与蔡英文选战中对涉外因素的态度

  寻求连任的马英九,一方面积极借助涉外因素为其竞选连任加分,另一方面小心防范、尽量减少在国际空间议题上可能受到的冲击。在为竞选连任加分方面,马英九当局的首要工作是争取美国的稳定支持。为此,马英当局加大与美沟通力度,进一步说明其两岸及对美政策立场,解除美国对其连任尚存的疑虑。5月,马英九本人利用与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举行视讯会议的机会,以发表视频演说的方式,亲自阐述其两岸政策、台美政策以及对外政策,强调维持“不统、不独、不武”政策,明确表态“两岸政治谈判没有时间表”,打消美国对其两岸政策的疑虑。6月以后,台湾当局高层官员包括“国安会”秘书长胡为真、“陆委会”主委赖幸媛、副主委赵建民、“新闻局长”杨永明、“行政院”政务委员林政则等人,以及国民党籍“立委”密集访美,除了与美行政部门沟通,争取美官方的正面表态外,也与美各界接触,就其关心的问题进行解释说明,在美国争取对马英九有利的舆论环境。为显示美国对自己的肯定与支持,马英九当局大力促成美国批准包括F-16C\D战斗机在内的对台军售、启动台美TIFA协商,争取给予台湾免签证待遇等。在马英九当局的游说下,5月美国参议院45名参议员、8月众议院181名众议员分别联名致函总统奥巴马,要求政府尽快同意向台出售F-16C\D战斗机等 。力争在扩大“国际活动空间”方面取得新进展是马英九当局彰显政绩、争取选民支持的另一努力方向。马英九当局一是争取尽可能多的国家和地区给予台湾免签证(含落地签)待遇,目前已达到117个,除了美国外,日本、欧盟、加拿大、澳大利亚等主要西方国家都已给予台湾免签证待遇。二是寻求在扩大参与国际组织,主要目标是ICAO、UNFCCC,并争取到美国、欧盟等议会的公开支持。三是力争在对外签FTA等问题上取得进展,台湾当局在加紧与新加坡洽商经济合作框架协议的同时,还寻求与多个国家就签署FTA分别进行可行性研究。三是避免两岸在国际上的摩擦,并防备民进党在国际空间议题上的攻讦。

  对于民进党以及代表民进党参选的蔡英文来说,重新取得美国的信任、修复与美国的关系,获得美国的支持,对其在2012年“大选”击败国民党、再次取得执政权至关重要。陈水扁执政时期,依仗美国“以台制华”政策,肆无忌惮进行“台独”挑衅活动,严重破坏台海局势,致使美国陷入可能在台海与中国直接对抗的危险之中。美国因此对陈水扁产生了严重的不满和不信任,这不可避免地影响到美国对民进党的态度。蔡英文为取得美国的支持,首先要消除美国对民进党的不信任以及对其执政的不放心。蔡英文除了利用民进党在美国的渠道与美沟通外,还将亲自访美,向美各方面说明其两岸政策,以让美国放心。而蔡英文将访美时间定于9月更加接近选举日,另一重要寄望是在取得美国信任的基础上,争取到美国的高规格接待,复制当年马英九访美在岛内刮起的超级旋风,拉高选情、争取选票。争取国际社会的支持、展现蔡英文的国际视野以及处理对外事务的能力,也是蔡英文、民进党的重要选战策略之一。为此,蔡英文已先后出访英国、德国和菲律宾,不过,岛内媒体对其出访的关注度并不太高,对选情的加分效果有限。9月后,蔡英文将访问美国和日本,民进党将全力争取高规格接待,以拉抬声势,当然能否达到预期效果还需观察。值得一提的是,利用“国际空间”议题攻击马英九当局是民进党最重要的选战策略之一。此前,民进党已借台湾在WHO的名称问题,打响了攻击马英九“卖台”及大陆矮化台湾的第一枪,以期达到既销蚀马英九在两岸关系以及对外关系方面的政绩,又煽动民众对大陆的不满情绪,争取在支持两岸关系改善人群中分离出部分选票。未来,随着选情的进一步紧绷,民进党在此议题上做文章的力度将会进一步加大。

  (四)两岸在国际上可能的冲突与摩擦对选情的冲击

  国民党重新执政以来,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稳步推进,但是两岸间在政治上还存在着相当大的分歧,这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台湾涉外事务问题的解决。换言之,两岸在国际上关于台湾国际参与问题的分歧未来一个时期仍将存在。而选举期间两岸任何在国际上发生的冲突与摩擦,都可能被大肆炒作,从而影响到选情。马英九当局将竭力避免,而蔡英文方面不仅不会放过任何可能利用的机会,更有可能是制造冲突和摩擦。

  三、看法与结论

  涉外因素究竟能在多大程度上影响台湾“大选”结果,是一个较难准确回答的问题。事实上,涉外因素如何作用于台湾“大选”,本身也受到岛内因素和两岸关系的影响。但是,无论如何,涉外因素都是影响台湾“大选”的不可小视的重要方面,而且未来一个时期也不可能完全消失。总体上看,台湾“大选”中的涉外因素将呈现以下趋向。

  首先,涉外因素在台湾“大选”中将长期存在,但将其影响总体上呈现下降趋势。涉外因素之所以对台湾“大选”产生不可忽视的影响,取决于几个关键性因素:一是美、日等国际势力将台湾作为牵制中国的重要筹码,要确保台湾执政当局推行符合其利益的两岸政策,并在对华牵制中发挥作用,这决定了美、日等国际势力不仅会高度关注台湾“大选”,而且将会视情况的演变不同程度地施加影响力。二是两岸未统一的状况以及台湾蓝绿二元对立的政治社会生态,使得岛内任何政治力量及政治人物,无论是谋取执政权还是稳住执政地位,都必须获得美、日等国际势力的支持与背书,这决定了其在“大选”不得不主动引入、借助国际势力。三是在两岸政治分歧没有基本解决之前,台湾国际参与问题一揽子解决的现实可能性较低,而随着两岸关系的不断发展,台湾民众对于扩大国际参与的期待进一步上升。这种期待与现实之间的较大落差,将会放大两岸间在国际上出现的摩擦与矛盾,并且会情绪化地衍生出新的问题和麻烦。由于这种情况具有情绪化和非理性的特质,很容易在“大选”中被对手加以利用和进行煽动,从而成为政党和舆论攻防的焦点。可见,只要台湾问题一天不解决,国际势力一天不放弃对于台湾问题的干涉,涉外因素就会对台湾“大选”产生影响。不过,从长期看,随着台湾选举政治的发展,选民逐步走向成熟,对岛内因素的关注度将会进一步覆盖涉外因素。更重要的是,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推进并得到越来越多台湾民众的支持,两岸互信持续增加,一方面将不断压缩国际势力插手、介入台湾问题的空间,另一方面将逐步化解包括台湾“国际活动空间”在内的两岸间的结构性问题,这必将减少涉外因素在台湾“大选”中的作用与影响。

  其次,美国是影响台湾“大选”的最主要外部因素。这不仅因为未来一个时期,美国出于其维护东亚战略利益的目的,将继续高度关切岛内政局的各种变化包括台湾“大选”,确保听命于美国的政党及其政治人物掌握台湾执政权;而且还因为美国仍然保持对于台湾政治、经济、社会等方方面面的重要影响力,这使得美国对台湾选民的影响力超过其他涉外因素。当然,就台湾岛内政治现状看,当前及未来一个时期,岛内出现一个公开与美国分庭抗礼的政党及政治人物的可能性较低。换言之,岛内目前产生任何一个领导人都不会不顾及美国的政策和利益,更不可能改变台美关系的基点与现状。正因为此,美国并无全力介入台湾“大选”,扶植某人或刻意阻止特定人物上台的需要,而重点在于了解参选人的主要政见,也将美国的要求传递给参选人,对于参选人的相关政策加以规定。值得一提的是,美国因素对台湾“大选”的影响带有明显延续性的特质,通常会在选后的执政当局的政策中持续释放出来。陈水扁上台后,声称推行“四不一没有”政策,马英九当选后,强调“不统、不独、不武”政策,背后都有美国影响的痕迹。

  (三)两岸在国际上的突发性摩擦与冲突事件对于选民投票行为的影响不可低估。未来一个时期,大陆方面将继续在不造成“两个中国”、“一中一台”的前提下,坚持通过两岸沟通协商,逐步对台湾涉外事务做出适当安排。但是,台湾国际参与问题的高度敏感性,使得这一问题的解决在两岸政治关系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之前,只能以个案方式加以处理。而国际活动中涉及台湾参与的问题却相当多,在没有对此做出统一安排的情况下,两岸在国际上发生摩擦与冲突的可能性不能排除。由于台湾民众对于扩大国际活动空间的要求较为强烈, 使得两岸在国际上所产生的摩擦、冲突等容易被政治人物加以利用。事实上,民进党等“台独”分裂势力,一直将台湾“国际活动空间”问题作为煽动民众情绪的重要工具。选前如果出现此类突发事件,对选情将产生不可小视的影响。

  总体上看,涉外因素对于“大选”中选民投票倾向的影响要低于岛内因素和大陆因素,而且呈现继续降低的趋势。但是,在特定情况下,包括参选人实力极为接近、选前特定时间点出现突发事件等,则不能排除其产生关键性影响的可能性。

  

相关阅读:

领导题词
  • 江泽民题词

    江泽民题词

    完成祖国统一大业是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所在!

  • 李鹏题词

    李鹏题词

    为祖国统一大业继续努力!

  • 乔石题词

    乔石题词

    加强两岸关系研究,促进祖国和平统一!

本所概况|网站管理|联系我们|加入收藏|设为首页|电子信箱

Copyright(c) 2014主办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承办单位:中国台湾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