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晚年宋美龄在台湾的际遇

作者:徐青上传时间:2014-09-17 10:30字号:       转发 打印

看晚年宋美龄在台湾的际遇

发表于《世界知识》2014年月号

晚年在台的宋美龄,在时运不济之下,其个人生命中充斥着诸多的忧郁和无奈。这样的人生际遇,以历史的脉络而言,源于个人立场、理念与时代潮流的相悖;从个体的人生轨迹观察,其以“第一夫人”的身份卷入蒋介石身后的政治权斗漩涡,更昭示了依附而非掌控权势的女人的宿命。当然,这些跟她的性格都有着不能忽视的关系。

在气质优雅的背后,宋美龄有其性格强势以及因此而凶悍的一面。她的美国私人保镖及保镖女儿对此深有体会。他们回忆说,最让保镖头疼的就是教宋美龄开车,在她的眼里,没有交通规则,更不会避让行人。她的理由是:这是属于她的路,所有人都应该给她让路。于是,宋美龄开车,横冲直撞。宋美龄不仅认为她开车上的这条路是她的,更认为她就是中华民国的象征。她曾经打过台驻美代表一耳光,就因为她不能允许后辈在她面前亮出“中华民国驻美代表”身份与她辩争。她见不得其他女人继她之后坐上“第一夫人”尊位,据说她讥讽过“那个小脚女人怎能坐到我的位子”。她也维护蒋介石逝后的地位尊严,坚持其任何待遇不得降低。第一次见识到这样的宋美龄,的确让人惊诧。如果不是骨子里的东西作祟,谁能口出如此狂言?做得如此狂妄?我想,她的强悍当是来自美国张扬个性、自我的自由主义文化的自幼熏陶,来自丈夫长期的宠爱乃至溺爱,来自她因“第一夫人”的身份而长期享受到的最高礼遇和最广泛的尊敬,来自她长期参与国是并在国际上享有盛名而形成的高度自尊。总之,她强势到凶悍甚至霸道的言行举止,无疑来自其优越感、自信心,而她的优越感、自信心应该是超乎寻常的,某种程度上,其优雅风度实际上是傲慢的变妆。

这样的性格也反映在她对理念的不懈坚持上。坚持自己的理念不做任何调整,从心理意义上讲,也是另一种不能允许、绝不承认自己失败的表现。她终生反共,就因为她爱她的中华民国,她为中华民国投注了太多的心血和情感,她以“艰苦卓绝”形容蒋介石“捍为中华民国的一生”,这何尝不是描绘她自己?她早与中华民国血肉相连。因此,对中国共产党,她充满敌意。她发话,在大陆情势没有完全改变之前,蒋、宋、孔家人谁也不要归葬大陆。祭奠父母也是借海基会董事长辜振甫的夫人严卓云去上海的机会,请她代为向上海宋家墓园内的双亲墓地献花。作为与她感情深厚的张学良,生前终究没有回到大陆,诸多因素之中,是否也有着一份对她的迁就、顾念呢?得知宋庆龄病危,她坚持不赴北京探望,连让宋庆龄赴美治病的家书中,也不肯署名,只以“家人”落款,其反共意念之坚强由此可见一般。对大陆的和解善意,她也从来冷拒。1982年7月,廖承志给蒋经国发表了公开信,呼吁蒋经国、国民党能以民族大义为重,抛弃国共恩怨,为国家统一贡献心力。3周后,以宋美龄名义公开发表的回复信,不仅继续进行反共宣传,而且以长辈之尊要廖承志“投诚”台湾。“岁月不居,来日苦短,夜长梦多,时不我与。……寥廓海天,不归何待?”回顾两岸关系的沧桑历史,重读廖承志的信件,狭隘的意识形态之争,让宋美龄失去为中国作出新的更大贡献的历史契机,而她的政治价值也只能在“给夫人祝寿”的借口中,沦为李登辉当局进行台美秘密外交的工具,不能不令人扼腕叹息。

宋美龄多次卷入台湾政争,不能不说爱中华民国是重要原因之一。她认为,要捍卫、延续中华民国,蒋经国的接班人就必须是对中华民国绝对忠诚之士,她希望接班人是她信得过的人。因此,蒋经国接班后,不仅台美断交让宋美龄对蒋经国的外交政策相当不满,特别是后来实行民主改革,她更有了对蒋经国布局身后接班人选的异议,有了对李登辉代理国民党主席的怀疑,有了对党政人士安排的介入,由此引发了一场国民党内的接班风暴。据当时的国民党秘书长李焕回忆,蒋经国身后的党主席一职,按国民党惯例应该是由继位“总统”李登辉兼任的。因此,1988年1月,国民党中央也是以此惯例来运作李登辉代理党主席一事的。在达成党内共识的基础上,党中央完成了中常委们的联署,并决定将于27日在中常会推出这封由李焕督军、俞国华领衔、全体中常委联署的联署书。鉴于宋美龄时任国民党中央评议委员主席团的首席主席,24日,李焕向宋美龄报告了此事,并将国民党中央的提案让宋美龄过目。不料,25日,宋美龄派人送了一封信给李焕,虽然未明说反对李登辉代理党主席,却要求按党章规定,在5 个月后的国民党13全会上再作决定;而13全召开之前,由中常委轮流代行主席职务主持中常会。26日,宋美龄又让蒋孝勇电话俞国华,要求暂缓李登辉代理党主席案。这让李焕、俞国华相当为难,顾念与宋美龄的旧情,遂有心缓办,以求周延。但消息传开,副秘书长宋楚瑜先是在中常会前向李焕、俞国华强力表态提案不宜迟疑,继之在中常会上激进表态,质疑俞国华的“犹豫不决”,并表示“非常失望”,断然离开会场。随后,中常委们跟进发难,一一主张维持原案,俞国华不得不顺势而为,通过李登辉代理主席。事已至此,宋美龄只能放手。

因为爱中华民国,宋美龄终生反“台独”。2000年岛内大选,她认可连战的人品、能力、政策,担心民进党“台独”执政葬送中华民国,担心宋楚瑜分票让民进党得利,于是在美国签署一纸亲笔信函寄给国民党,支持国民党候选人连萧竞选台湾地区最高领导人,对国民党基本盘是个极大的鼓舞。连萧竞选失败,连战誓言党务改革,重新奋起,她以实际行动表态支持,参加党员重新登记,并以一次缴足10000元新台币,成为终身国民党员。

宋美龄在台湾政坛施展不开,主要有两个原因。一则她的权威是靠着“第一夫人”的平台发挥出来的,这种依附而非掌控权力的状况,必然随着“第一夫人”身份的消失而快速消弱,没有了“第一夫人”的平台,在现实政治利益的角力之下,除了老部下那点情感的顾念之外,她还会有那么大的影响力吗?何况以蒋经国的性格、能力、权势,她如何能帘后听政、干政?二来,更为重要的是,中华民国情节让她不能超越局限,俯览局势变迁。以她单方面否决国民党中央案,欲延迟李登辉代理党主席一事为例,当时宋楚瑜等之所以抗命不从,排除其个人前途考虑,更根本的恐怕是反国民党独裁专制、开放民主的台湾社会民意趋向已势不可挡,舆论以“新版宫廷政变”描绘李登辉代理党主席案的这场内部纷争,正是这一趋向的反映。蒋经国看到民意趋势,顺应这个趋势,宋楚瑜等也挟民意而为,宋美龄却没有跟上时代的步伐,最终只能离开台湾,远走美国,求个眼不见心静。此外,台湾与大陆长期阻隔,台湾民众,包括国民党在台培养的新生代,并不太了解国民党在大陆的历史,缺乏对她的了解和理解,也就更不在意且更反感她的介入,不懂她的干政主要来自对中华民国的情感,因此反抗的便很强势。这诸多因素综合,注定宋美龄一定会在政坛权斗中受伤乃至落败。

当然,李登辉后来掀起的国民党内主流与非主流派斗争,以及其“台独”作为,不能全在1988年的民意潮流中来解读,相反,却正印证了宋美龄对李登辉的不放心。只能说,对时代脉搏没有拿捏准,湮灭了宋美龄对李登辉的直觉的警惕,否则宋美龄应该是另一种作为吧?

政治人物必须有突破自己局限的能力,才能化危机为转机,维持政治影响力不缀。这是看宋美龄晚年在台际遇给人的一点启示吧。

 

 

 

 

 

相关阅读:

领导题词
  • 江泽民题词

    江泽民题词

    完成祖国统一大业是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所在!

  • 李鹏题词

    李鹏题词

    为祖国统一大业继续努力!

  • 乔石题词

    乔石题词

    加强两岸关系研究,促进祖国和平统一!

本所概况|网站管理|联系我们|加入收藏|设为首页|电子信箱

Copyright(c) 2014主办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承办单位:中国台湾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