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两岸关系:迈入由经入政的新阶段

作者:徐青上传时间:2014-09-17 16:09字号:       转发 打印

2013年两岸关系:迈入由经入政的新阶段

 

2013年,两岸关系承续5年来和平发展的势头,在经济议题上取得了新的成果,同时也开始触及阻滞两岸关系深入发展的政治障碍,从而呈现出政治与经济议题并热的局面,标志着两岸关系开启了“由经入政”的历史新阶段。

 

一、以中华民族整体利益为重促进两岸关系发展

 

破解政治分歧,解决政治难题是两岸关系发展的深水区。中共“十八大”报告将两岸关系的发展与民族复兴有机相连,展现了更宽阔的胸怀,更大的格局,为深化两岸关系创造了更有利的环境。

(一)在钓鱼岛、南海主权争议中妥善处理两岸关系。

2013410日台湾与日本签订渔业协定。该协定提升了台日间的官方关系,同时也以法律条文将台湾排斥在钓鱼岛及其12海里海域之外,等于否定了台湾保钓的正当性。对此,大陆台办发言人有针对性地警告日方不得违背一个中国原则,大陆学者也纷纷撰文分析台湾当局签订该协定之危害,对这种违背整体民族利益的做法进行了抨击。与此相对照的是,201359日,菲律宾公务船枪杀在台菲经济重叠海域内正常作业的“广大兴28号”台湾渔民,激起岛内朝野强烈抗议。菲律宾以“一中原则”回避马英九当局要求菲政府严惩凶手的交涉,并挑拨两岸关系。大陆有关方面加强与马当局沟通,对马当局的正当要求全力给予配合支持,联手回击了菲律宾无理蛮横的气焰,维护了民族尊严和两岸政治互信。此举赢得了台湾民心,6成台湾民众支持两岸在南海联手护渔。这为未来处理类似涉外渔事纠纷事件提供了新的两岸互动模式。

(二)适时适度回应马当局为缓解内政压力而提出的两岸关系新要求。

年内,马英九遭遇多重内政危机,加上2014年“七合一”地方选举、2016年最高领导人选举压力日升,下半年来,可以提振民意支持度的各项措施都在马当局考虑的范围之内。在对外关系上,马英九以8月出访中南美洲获得“邦交国”的肯定与支持、过境美国时得到较前6次过境更好的礼遇来提振其岛内声望。同时在两岸关系上也积极动作,除了提出更为清晰的反“台独”大陆政策内容,包括“不论国内或国外,我们都不会推动‘两个中国’、‘一中一台’或‘台湾独立’”、两岸“一中架构”、“两岸关系不是国际关系”等之外,赞成两岸政治商谈先从民间做起来、不排除两岸领导人会面、愿亲自出席APEC等,寄望大陆予以善意回应。对此,大陆方面也站在民族利益高度,以充分理解、互利双赢的思路,适时适度予以回应,有效增进了两岸互信,推动两岸关系深化发展。

(三)通过两岸经贸文化论坛阐释两岸交流合作与民族振兴的关系。

1026日,第9届两岸经贸文化论坛召开,论坛以“扩大合作交流,共同振兴中华”为主题。政协主席俞正声致辞时呼吁两岸同胞以宏大胸襟与格局跨越政治障碍,并提出发展两岸关系的4点意见:以加强两岸科技交流合作蓄积民族振兴的创新能量,以深化两岸经济交流合作夯实民族振兴的经济基础,以促进两岸文化交流合作凝聚民族振兴的精神力量,以密切两岸教育交流合作培育民族振兴的人才资源。这些意见为深化两岸交流合作指出了更明确的方向。

 

二、两岸达成“一中框架”共识  破解政治难题民间先行

 

2013年,国共双方更为清晰地强调了“一个中国”的立场,就“一中框架”达成共识,推动解决政治分歧的进程由“搁置争议”进入了民间政治对话先行的阶段,开始蓄积破解两岸政治难题的正能量。同时,也因两岸实现执政当局党、政高层沟通机制的并举,促进了两岸关系的深入发展。

(一)两岸纪念“汪辜会谈”20周年,巩固“九二共识,反对台独”的政治基础。

2013年是“汪辜会谈”20周年,两岸各自或民间联合举办了纪念活动。4月,海协副会长孙亚夫在“台北论坛”举办的“‘汪辜会谈’20周年纪念会”上指出,解决两岸政治分歧的办法之一就是“巩固反对‘台独’,坚持‘九二共识’的共同基础,增进维护‘一个中国框架’的共同认知”[1]。马英九在另一场纪念“汪辜会谈”20周年会上强调,大陆政策的推动一定是在“‘中华民国宪法’架构下,不论国内或国外,我们都不会推动‘两个中国’、‘一中一台’或‘台湾独立’”[2]。马当局特别提到台在对外交往中反对“台独”,强化了两岸在涉外领域中的共识面,有助增进两岸政治互信。

(二)“习吴会”确认“一中框架(架构)”,开放民间政治对话。

2013年,国共平台继续发挥着推动两岸关系发展的重要作用。612日,受马英九委托,吴伯雄率国民党大陆访问团访问北京并会晤习近平。这是中共新领导班子确定后的首次国共两党领导层会晤。吴伯雄代表马英九提出“两岸各自的法律、体制都主张一个中国原则,都用一个中国架构来定位两岸关系,而非国与国的关系。”这是长期以来国民党首次重提“一个中国原则”,首次提出“一个中国架构”概念,正面回应了我“十八大”提出的“一个中国框架”,使得两党、两岸在一个中国的立场上达成了更为清晰的共识。此外,吴伯雄表明马英九对两岸民间政治对话“早就在谈,从未限制”的态度[3],还与习近平讨论了国民党下阶段推动两岸关系发展的具体议程和7项主张。习近平则提出4点回应,指出两岸应在中华民族整体利益的高度、在认清历史发展趋势中把握两岸关系大局,增进互信,务实进取,稳步推动两岸关系全面发展。这次会晤增进了两党推进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了解与互信,为两岸政治难题的解决开启了宽阔的民间探讨空间,从而为两岸政治难题的解决打开了通道。

(三)“张王会”宣示我务实看待台湾行政体制,两岸执政当局党政沟通机制并举。

中共“十八大”政治报告务实提出两岸关系现状是“国家尚未统一的特殊情况”,未来将就此做出两岸政治关系“合情合理的安排”;年中,两岸又达成“一中框架(架构)”共识。在这样的前提下,经两岸沟通,先有20138月台湾“陆委会主委”王郁琦赴澳门与澳门行政长官崔世安首次会面并互称官衔;后有10月王郁琦随同萧万长出席APEC会议,国台办主任张利军与王郁琦在“习萧会”场合见面寒暄,以官衔互称、邀请互访,并希望商谈建立常态直接沟通机制。新华社也在短评中明确指出“陆委会”的设置及其定位、职能“符合一个中国框架内的两岸关系范畴”,“体现了一个中国原则的精神”[4]。这些动向都标志着大陆迈出了务实看待台湾行政体制的第一步。APEC期间的“习萧会”由国台办、“陆委会”直接负责沟通、筹备和办理,以及两岸当局行政沟通层级提高至决策层,实现了两岸执政的党、政高层沟通机制并举,有助进一步拓展和深化两岸制度化协商机制,增强马当局两岸、内政信心。何时能实现“习马会”也成为两岸民间热议的话题。

(四)两岸在涉外领域取得新的互动成果。

两岸就“一中框架(架构)”形成共识,为两岸涉外领域的良性互动和合作提供了广阔的空间,并取得新的成果。

1)我对台湾务实参与国际组织展现极大善意。20139月,在大陆的善意、诚意及努力协调下,台湾民航局长受邀以客人(台称“特邀贵宾”)身份,率团以“中华台北民航局”名称列席国际民航组织(ICAO)大会。

2)在“2013年亚洲警政论坛”会上,两岸默契推举台湾教授、议员为新一任秘书长和轮值主席,秘书处也设在台湾;两岸女选手组合在国际温布尔登网球公开赛(WTA)年终赛中夺冠等,为两岸同时参与国际非政府组织、国际体育赛事等提供了可参照模式。

3)在涉外领域两岸政治互信增加。一是国民党侨务政策转为互利共荣路线。马英九上台后,其侨务政策走的是两岸侨社“和平共赢”的路线,但在敌对思维的影响下,“侨委会”仍在两岸侨团负责人的互动上画下政治红线。20137月,国民党首席副主席林丰正针对海外侨务工作指出,侨务工作“宜淡化政治与意识形态的对立”,加强两岸侨胞“彼此经济、文化、艺术与国粹等各方面的接触和交流,以达到共荣互利的发展”[5]。这有利于两岸侨务领域的交流与合作,有利于凝聚海外侨胞的中华民族向心力,为两岸和平发展加分。二是两岸对“张悬事件”的理性回应,对冈比亚与台“断交”一事的冷静处置,将事件对两岸关系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彰显两岸高层在涉外领域的政治互信。

 

三、两岸各领域交流合作进一步深化

 

2013年两岸各领域交流合作向纵深发展,巩固和扩大了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经济、文化、社会基础。

(一)海协、海基两会互设综合性办事处进入正式商谈阶段。

两会互设综合性办事处既是两岸交流合作新形势下的客观需要,也是马英九第二任期的重点目标。就机构性质,马英九表示,两岸“不是国与国关系”,两岸互设办事机构“不是外交领事机构”。411日台“行政院”通过《大陆地区处理两岸人民往来事务机构在台湾地区设立分支机构条例草案》,为海基会设立大陆机构提供法源。至10月底,两会就互设机构已正式商谈4次,在互设机构具“综合性业务服务功能”、具办理旅行证件功能等问题上达成了共识,其中涉及的政治敏感问题也在商谈中。随着在APEC场合实现了“张王会”并相邀互访,未来两岸互设机构揭牌之时是否就是双方两岸政策决策机构负责人实现互访的时机,正受到各界的高度关注。

(二)民间政治对话掀起热潮。

2013年,特别是下半年,在两岸和平发展的客观需求和两岸当局的鼓励下,民间政治对话掀起热潮。一是论坛多且跨党派。影响较大的有1月在北京召开的“夏合会”,3月由厦门大学牵头成立的涉台新型智库“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5月红蓝绿共同参加的“北京会谈”,6月“筑信研讨会”、红绿香港研讨会,8月第22届两岸关系研讨会,两岸海洋战略圆桌会议,9月第7届两岸发展论坛等。最引人瞩目的是10月在上海举办的两岸和平论坛,它由两岸14个智库、大学主、协办,100多位两岸专家、学者参与,并达成未来在两岸轮流举办的机制,成为两岸跨党派民间对话的重要机制化平台。二是议题广,成果丰。论坛聚焦两岸政治议题,包括两岸政治关系、两岸和平协议、两岸军事互信机制、军售问题、台湾对外交往、两岸海洋战略等。论坛上,两岸学者的对话交流,不仅厘清分歧,凝聚共识,还不时碰撞出思想火花。特别是两岸和平论坛首次形成红蓝绿三方共同签署的会谈纪要,商定未来将以专题小组形式就各政治议题进行深入研讨。总之,各论坛有助探明解决政治分歧的难度,为解决政治难题累积共识,创造条件;也有助充实完善“一中框架”内涵,建构两岸和平发展理论。

(三)经贸合作取得新进展。

一是ECFA后续商谈取得进展,两岸正走向全面建立经济合作机制。20128月签署的两岸投保协议在20132月正式生效。6月两岸签署了服务贸易协议,两岸货物贸易协议和争端解决协议的商谈也取得积极进展。两会正在协商的其他议题还包括两岸重复课税、防灾、地震等,年底还将就过去签署的19项协议进行总检讨。二是ECFA早期收获货物贸易启动第三阶段降税,早收计划806项两岸货品全部实现免税。三是两岸货币清算业务正式开展,金融合作迈进一大步。41日开放大陆台胞投资A股。两岸产业合作深化,两岸分别成立“两岸企业家峰会”社团,组建了7个产业合作推进小组,产业合作试点项目进一步取得成果,未来产业合作将走向强化区间合作。五是陆资赴台投资微幅增长。20096月至20138月,陆资赴台累计投资10多亿美元、175个项目。六是台北、高雄正式开通两岸海上客运定期直航航线。

(四)文教交流有新亮点。

年内,比较重要的文教交流亮点有两岸文化主管部门就文化交流合作相关事宜进行了沟通;两岸借抗日战争周年纪念、蒋渭水研讨会、张学良两岸三馆年会,开展了史观、史学的交流研讨,凝聚民族认同;8月首届“两岸文化发展论坛”就促进两岸文化交流的理论进行了探讨;两岸故宫博物院在台合办“十全乾隆”艺术特展;明代佛像回归大陆;两岸妈祖佑南疆祈福活动;大陆娱乐节目风靡台湾;两岸文学家举办第一届华文朗读节;两岸中华语文工具书合作编纂工作会议扩大深化两岸语言文字合作项目;台湾扩大招收大陆学生,并扩大采认大陆高等学校学历;台湾中华传统文化基本教材引入大陆等等。

(五)社会各界人员交流合作频密。

8月海协会成立“两岸交流基金”,发挥和动员社会各界力量、资源,专项用于开展两岸交流活动;广西、贵州、湖北、云南、山东等党政高层率团赴台交流参访,推动务实合作,取得良好效果;两岸合作举办丰富多彩的交流活动,如海峡论坛、台胞千人夏令营、两岸青年联欢节、两岸记者联合采访、海峡两岸客家高峰论坛、两岸旅游交流圆桌会议、海峡两岸工会论坛、两岸和平创富论坛、两岸和平发展法学论坛、两岸企业家峰会、两岸文化产业博览会,以及各省市自治区举办的“台湾周”、地方渔业合作等等;我出台《旅游法》,提高人员往来交流品质;两岸打击犯罪与司法合作取得显著成绩;420日至514日台湾各界向四川芦山地震灾区捐款约3.48亿元人民币,各类捐赠物资价值1628万元人民币;4对大陆青年赴台参加阿里山神木婚礼等等。两岸互赠熊猫、梅花鹿产下了第二代更是两岸走向情感融合的美好象征。

 

四、民进党继续进行路线调整

 

随着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不断深入,民进党高层日益意识到两岸和平发展的历史潮流难以逆转,支持民进党与大陆交流的主流民意难以违抗,如果坚持一贯的“法理台独”路线,民进党将难以赢得下届台湾领导人选举而重新执政,即使能重新执政也难以施政。在这种形势下,民进党迫切希望寻找到可以与大陆建立基本互信的途径,为未来的竞选和执政建构可以说服岛内民意的两岸政策。2013年,民进党的路线调整以及与大陆交往的动作增多。

首先,党内频频展开路线辩论。党主席苏贞昌恢复党内“中国事务部”, 5月启动“中国事务委员会”,自6月起到11月底举办了8场“华山会议”,进行党内“中国政策”路线研讨。其次,县市长等展开城市交流,以观光、农业推广、发展人文交流为主题,先后有谢长廷赴香港、深圳,高雄市长陈菊赴大陆5省市,台南市长赖清德访问香港等活动,引人瞩目。第三,主办、协办或参加两岸民间论坛,参与民间政治对话。第四,对大陆展现善意。如陈菊称乐见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并肯定两岸人民密切交流互动;赖清德主动针对雅安地震灾民表达关怀,强调市府愿尽力提供人道救助等。

从这些动向来看,民进党内的务实派与大陆交往的手法更为灵活,操作也更为务实,表现出路线调整的急迫感。这一动向反映出民进党内有越来越多的人已经看明白,两岸关系和平发展,两岸经济、文化乃至政治的对话已是不可逆转的民意,顺之者昌,逆之者衰。从这个意义上说,民进党内的这一动向是有重要意义的。

大陆对民进党调整路线的动向给予了密切关注。1125日首届海峡两岸和平发展论坛在香港举行,前国台办副主任、现任大陆海研中心荣誉主任孙亚夫在会上表示,2012年以来,民进党内要求正视大陆崛起,与大陆往来、调整对大陆政策的呼声较之以往任何时候都大。但是,民进党没有放弃“台独”立场,回避废除“台独党纲”、“正常国家决议文”的问题,继续阻挠两岸关系发展。孙亚夫指出,大陆对民进党的要求,说到底就是一条,放弃“台独”立场和“一边一国”主张,只要民进党这么做了,大陆愿作出正面响应。至于台湾各党派之间的事情,只要不属于涉及中国领土和主权的问题,不属于两岸关系发展及其前途的问题,“就由他们之间去处理、去解决”。

 

五、新的一年里两岸关系的走向

 

(一)各领域交流合作将进入充实、提升阶段。

一是两岸经贸文化论坛为两岸深化交流合作提出了具体建议。与会的350多位各界学者专家和热心人士围绕推进经济科技合作、加强文化产业合作、深化教育合作3个议题形成了19条共同建议,涵盖科技、企业、金融、农业、旅游、两岸经济试点区域合作以及文教合作等方面,其中突出强调了在科技、教育、文化领域商签交流合作协议,建构长期稳定的交流合作机制的重要性、紧迫性。这些共同建议是未来两岸深化合作的重点领域和努力目标。

二是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总体改革部署是两岸关系趟过深水区的强劲东风。随着两岸关系碰触政治议题而进入深水区,两岸民间交流中彼此价值观念、人文素养等差异的碰撞磨合也同步进入深水区。大陆经济发展、环境保护、社会矛盾,乃至政治制度等因素对台湾民众接受两岸深度融合意愿的影响将更加突显。2013年台湾《联合报》“两岸关系年度大调查”结果显示,两岸经贸的深化、人员往来的扩大,并未有效扭转台湾民众对大陆的负面印象。台湾民众对大陆政府仍持有“专制集权”、“贪腐横行”的成见;大陆赴台游客中一些人文明形象不佳,也使台湾民众对大陆人民的负面印象升高;仍有较高比例的台湾民众排斥与大陆有就业(65%-71%)、定居(90%)、旅游(40%以上)、教育(67%)等生活上的联系。这些都是未来两岸关系深入发展过程中要化解的。

中共十三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了15大领域的改革总体部署,其中政治、经济、社会三方面的体制改革,不仅将为两岸经贸关系的深化发展提供宽广的交流合作空间,也将为两岸社会的政治文化、经济文化关系提供深化交流、沟通了解、共同发展的新领域,有助于广大台胞更全面了解大陆的改革发展前景,增加两岸同胞的彼此认同与情感融合。

(二)岛内外不利因素制约两岸关系深入发展

1)台湾作为美国战略棋子的地位并无改变。近年来,美国操弄台湾问题干涉中国内政的行动有所减少,但美国对台湾内外政策的影响力并未下降,马当局一贯秉持的亲美路线也并未弱化。

首先,中美建立新型大国关系的努力尚处在起步阶段,美国还未适应中国的崛起,其内部“放弃台湾”的声音远未成为主流意见,美国仍视台湾为一枚掣肘中国大陆的战略棋子。其次,台湾也不希望美国降低对台支持力度,马第二任期全面强化了对美的经济、政治、安全伙伴关系。马英九的“分身”——台湾“驻美代表”金溥聪一上任就强调,对台湾来说,美国的“亚洲再平衡”政策是深化台美关系的契机[6]马英九在8月出访中的言行也彰显其对外政策核心是以“治权诉求”达到“主权利益”,这是为了让美国对其两岸政策放心,以继续得到美国的大力支持。马称,这次过境时与美国在安全、经济方面的协商“绝对超过了与美断交以前的程度”。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首席议员恩格尔则称,“挺台是华盛顿和国会的整体气氛”,台湾应是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中的“重要成员”。

目前美国对台政策的重心,一是帮助台湾在经济上抵消对大陆的依赖,故3月双方贸易暨投资架构协定重启谈判,5月双方投资协定展开商谈,年底萧万长率团赴美进行经贸沟通协商;二是增加台湾在军事上抵消大陆整体军力提升的筹码,因而对台军售和助台武器升级等不会停止;三是支持台湾参与国际组织和活动,如美国以世界卫生组织流感合作中心的名义帮助台湾扩大参与WTO体系的运作,支持并游说相关国家赞成台湾成为国际民航组织大会观察员等。台美实质关系亦有所提升。201326日,台美签署新修订的《特权、免税暨豁免协定》,增加对双方代表机构派驻人员和家属、及其财产更多法律保护,包括豁免于刑事管辖、不受逮捕拘禁、豁免作证义务等,已使双方互设机构的相关待遇与权利接近邦交国关系。

总之,美国出于推行“亚洲再平衡”战略的需要,必然会继续运用台湾这枚棋子制约两岸关系发展,掣肘中国的崛起。

2)台湾军方仍依靠美国亚太军事同盟框架来确保自身安全

随着两岸关系的日益发展,两岸民间就两岸军事互信机制进行探讨交流,以及2013年台菲渔业冲突等事件,台军方已不再将大陆作为唯一的军事假想敌。如20135月,台军方年度“政军兵推”以其他国家在东海、南海发生军事冲突,演习各种可能发生的状况以及危机因应,首次不以大陆为惟一假想敌,

但是,从2012年台“汉光演习”前,“国防部”为马英九准备的讲稿中指称“中共善意假象”,到早年投奔大陆的台湾军人林毅夫仍被“国防部”以“前线投敌,背叛国家”罪为由,迄今不能返台探亲,再到201310月台“国防部长”严明在“立委”质询中明言“两岸关系虽非国际关系,但以军方来说,两岸目前还是敌对关系”,“台湾目前最大的威胁是大陆”[7]等,都反映出台军方的战略思维尚未进行根本性的调整。未来两岸关系的深入发展将如何引领台军方战略思维从“唯美是从,唯中共是敌”转向逐步脱离美国亚太军事同盟框架,一为内政服务,如救灾;二共同为民族利益服务,如维护中华民族海洋祖产权益;三共同为区域和平服务,正是两岸共同探讨的严肃课题。

3、民进党仍扮演着阻碍两岸关系发展的角色。

从民进党的两岸政策举动上看,民进党主要领导人发起的两岸政策辩论主要还是以党内权力角逐为目的,其政策本质并没有值得称道的变化。一是“台湾前途决议文”仍是党中央的共识,对“九二共识”仍不承认,也未能拿出替代方案;二是蔡英文、中生代两岸新论述试图以公民社会、民主人权的“普世价值”作为民进党与大陆交往的基础和突破口,这对于两岸建立互信的关键问题--反对“台独”分裂--来说,完全是文不对题。三是坚持“联美抗中”路线。继去年底谢长廷访美,6月苏贞昌借民进党驻美代表处正式挂牌机会赴美沟通,蔡英文则以智库形式与美方展开对话,各自积极寻求美国支持。他们宣称两岸政策的目标是要让“美国及台湾人民满意,中共可忍受”,这完全是本末倒置。

因此,尽管“开放、交流”、“城市交流”成为民进党“中国政策”基调和内容之一,务实派也积极参与民间政治对话,但民进党特别是党内“台独基本教义派”对两岸关系发展的每一重大进展,甚至每一个具体议题都深怀敌意、恐惧与焦虑。无论是两岸协议的备审、两岸互设机构的立法、两岸两党高层领导人的会晤,还是两岸文化的交流、马英九对两岸关系的定位、两岸经贸数字的披露、两岸涉外突发事件等,他们都是谩骂不断,什么“丢光国家主权”、“引虎入家”、“黑箱作业”、“密室协商”、“矮化台国际地位”、“唱衰台湾”、“马英九失格”等等,两会协商的各项成果也总是在民进党的阻挠下僵持在“立法院”,迟迟不能过关,严重阻碍两岸关系的发展进程。此外,面对民进党务实派的一些作为,“台独基本教义派”忧心忡忡,私下积极串联,于4月组成“反一中顾主权连线”,追求制定“台湾新宪法”,捍卫台湾主权,严重阻碍着民进党的路线调整。

 

2014 年将是台湾的地方选举年,2016年台湾“大选”的脚步也更加逼近,票仓的攻防必然会极大地影响岛内蓝绿两党的政策掌控与节奏。国民党能否以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红利为利基,进一步突破岛内外两岸关系的政治阻滞,在两岸互信及既有合作的基础上,完成ECFA后续议题的协商、两会办事机构互设商谈,以及两岸文化、教育、科技等事务性议题交流合作协议的签订等,都是值得观察的重点。


[1]《孙亚夫台北演讲:已经碰触政治难题》,中国评论新闻网2013429

[2]《张荣恭:马英九借“新三不”化解大陆疑虑》,中国评论新闻网201351

[3]《吴伯雄提两岸关系发展7项主张》,中国评论新闻网2013614

[4]《新华网:裨益两岸关系的务实安排》,中国评论新闻网2013107

[5]《林丰正:和平发展已成为两岸中国人主流民意》,中国评论新闻网2013710

[6]《金溥聪:深化台美关系盼有具体成果》,中国评论新闻网201312

[7]《严明:两岸非国际关系但就军方是敌对关系》,中国评论新闻网20131021

相关阅读:

领导题词
  • 江泽民题词

    江泽民题词

    完成祖国统一大业是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所在!

  • 李鹏题词

    李鹏题词

    为祖国统一大业继续努力!

  • 乔石题词

    乔石题词

    加强两岸关系研究,促进祖国和平统一!

本所概况|网站管理|联系我们|加入收藏|设为首页|电子信箱

Copyright(c) 2014主办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承办单位:中国台湾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