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朱立伦参选国民党主席政见的几点看法

作者:邹梦莹上传时间:2015-01-27 11:30字号:       转发 打印

  国民党在去年底“九合一”选举中遭遇重大挫败,马英九请辞党主席为败选负责,在全党士气低迷、最为艰困的时刻,朱立伦作为国民党内唯一的直辖市长和民调声望最高的中生代政治人物,接受各方劝进参选党主席,并在1月17日的补选中以99.61%的史上最高得票率当选。虽然是同额竞选,但是朱立伦仍然不敢大意,于短短一个月内在全台举办了十一场政见说明会,积极向党员及民众阐释其理念。总体看,朱这一时期的竞选政见及一系列对外言论,呈现出两岸议题态度谨慎、“宪改”主张多政治考量、党内改革重视民意的几个明显特点。

  一、两岸议题上肯定“和平开放互利的路线”但亦强调“和平红利的公平分配”,表态谨慎

  朱立伦表示,“和平发展、互利双赢”是国民党坚持的基本原则和正确方向,“两岸关系必然要走和平、开放、互利路线”,宣称“不管由任何人或政党执政,都会是同一个方向”,在回复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贺电时也高度肯定“‘九二共识’为两岸和平发展开创历史新局”,之后又表示国共两党“所有必要的会议、论坛,该举办的一定会举办”。但另一方面,朱对外界关注的“一中”和反“台独”没有回应,而是称“分配的扭曲,特权的疑虑,加上少数台商回台后的恶劣行径,加深了人民对我们的不满”,从而使岛内民众在两岸经济交流及公平正义的分配上有所疑虑,强调“两岸红利绝不能有少部分或特权情况存在,会重视公平分配、照顾受害的一方”。

  朱立伦上述主张肯定了两岸关系的政治基础与和平发展的大方向,表明了其个人在两岸问题上的态度和延续国民党两岸政策的立场。朱在90年代末曾作为北京大学客座教授参加北大百年校庆,与大陆有亲身的接触经历,对两岸关系的发展一直持积极正面态度,主张两岸结束对抗、搁置争议、求同存异、共同合作、共创双赢。同时,两岸关系取得今天的丰硕成果、和平发展成为主流民意,与连战2005年大陆“破冰之旅”达成的五项愿景,特别是马英九2008年上台执政以来在“九二共识”的政治基础上推动两岸大交流大合作有着紧密联系。因此,无论是作为一名普通国民党党员还是国民党未来的领导人,这都是朱必然坚持的大方向。

  但是,另一方面,朱在两岸议题上表态谨慎,也反映了岛内政治现实及民众对两岸交流的疑虑。2008年马英九上台后不久即受国际金融危机冲击,岛内经济受到严重影响;政策法案在“立法院”遭到民进党蓄意、强力杯葛,施政无法推动,绩效不彰,与两岸关系快速推进形成了强烈反差。在绿营的刻意扭曲和煽动下,岛内怨气上升,终于2014年3月爆发“反服贸学运”。作为国民党新的领导人,朱立伦要回应民意、化解民怨,势必要走更加稳健的路线。正如《路透社》所称,朱“既要让自己与大陆保持距离、赢回岛内支持度,同时不让北京担心会损及两岸蓬勃发展的经贸关系”。

  二、“修宪”及“公投”等主张政治考量居多,对两岸关系隐藏变数大

  朱立伦认为,“孙中山创党时提出宪法具内阁制精神,经多次修宪造成严重恶果”,造成现在的“内阁”与“总统”存在“有权无责、有责无权”的严重问题,称“内阁制是大家的共识且最符合民意,‘总统’可以继续直选,但必须重新调整”,主张通过“修宪”建立“内阁制”,承诺接任党主席后推动“修宪公投绑2016大选”并最快于2020年实施。此外,朱还提出“投票年龄降为十八岁”以让更多年轻人参与政治、降低政党门槛到3%以下以给小党生存空间等主张。

  朱大动作抛出“修宪”议题有现实和政治的考量。从现实面看,自1991年以来,台湾历经七次“修宪”,特别是1997年的“修宪”取消了“立法院”对“行政院长”的同意权,造成现在“民选总统”有权无责、“行政内阁”有责无权的政治怪象。在政党恶斗、选举第一的政治考量下,“总统”频繁更换“行政院长”,官员因动辄得咎而选择不作为,造成政策缺少延续性,政局动荡,民众苦不堪言,越来越多的专家学者要求“修宪”以建立权责相符的政治体系。从政治面看,朱这一主张也有与民进党争夺议题主导权从而摆脱被动的考虑。去年3月“反服贸学运”以来,民进党前后两任主席皆积极回应社会召开“国是会议”、共商“修宪”的诉求。苏贞昌提出了包括降低“修宪”门槛、降低“公投”门槛、检讨“国会”议员席次、调整“国会”选制、“总统”权责与监督机制、考试及监察“两院”的存废、以及不信任案与解散“国会”等七大议题。蔡英文也指出代议制度失灵,主张“修宪”改变“国会”结构,明确宣示以推动“修宪”作为其重新出发的“第一哩路”。但是马英九先是拒绝了学生及公民团体召开“公民宪政会议”的要求,以召开“经贸国是会议”因应,遭到民进党和公民团体的强力指责。因此,朱立伦提出“修宪”并主张“修宪公投”与2016年“大选”合并举行,既积极回应民间诉求,以图拉近党意与民意的距离,又希望摆脱被民进党追打的被动局面。岛内舆论更称,朱建立权责相符的“内阁制”主张,较蔡英文所提出的召开“国是会议”的程序诉求和降低投票年龄等细枝末节、缺少实质的“修宪”主张,更具战略高度和道德制高点。

  虽然朱立伦的“修宪”着眼于岛内政治体制的调整,但若交付“公投”不仅工程浩大、程序繁琐,还将为两岸关系埋下隐患。据台湾现行“公民投票法”规定,一般“公投”议题需过“双二分之一”门槛,即需投票人数达全台具投票权总人数二分之一以上,且有效投票数超过二分之一同意的情形下,公民投票案视为通过;对敏感的“宪法修正案之复决”条文如“国旗、国歌、国号、领土变更”等议题的“公投”在第一步便设定了“修宪”程序高门槛,即需经四分之一“立委”提案、四分之三以上出席并获出席委员四分之三通过;第二步则是经半年公告后再交全体公民复决并获得超过选举总人数的半数同意方可通过。“公投”门槛设定之严苛被民进党痛批为“鸟笼公投”、“门槛高且严重违反权力分立原则”,称是“没有办法公投的公投法”,因此一直在酝酿设法降低门槛。若朱立伦推动“内阁制修宪公投”,民进党可能藉机推动修改“公投法”以降低“公投”门槛,为将来把“主权”、“领土变更”等涉及“统独”的议题纳入“公投”范围扫清了障碍,为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带来不可预测和掌控的变数。日前,民进党“立委”陈唐山便向“立法院”提出修改“宪法增修条文前言及部分条文修正草案”,其中明确要求“降低‘修宪’门槛”。台湾大学政治学系名誉教授张麟徵就担心“修宪的潘多拉盒子一开,各式修宪主张将趁机出笼”。台湾《观察》杂志社社长纪欣更指出,“‘修宪’程序中的公民复决很可能被岛内外有心人士诠释为住民自决,甚至爆出‘统独’大战,不仅让‘台独’激进派声势大振,也会让国民党的存在价值彻底被消灭”。美“在台协会”台北办事处前处长包道格也担心“修宪”议题在操作过程中涉及到主权。

  三、打造“内造化”政党令外界期待但也困难重重

  改革“百年老店”国民党是朱立伦政见的主要重点。包括:一是走开放政党路线,重回基层。朱认为“国民党的未来并不在党中央、也不是靠党主席,而靠全体党员、靠基层”,宣称“人民需要的就是国民党需要的,基层心声才是国民党的政策”,要求“所有的党部为民开放、服务人民”,以公职和志工为骨干,“做内造化的政党,让党意跟民意密切的连结在一起”。二是成立“双库”即“地方民代智库”和“年轻人才库”。朱表示未来国民党的智库要把“真正了解台湾地方和人民的里长、乡镇代表、乡镇市长以及议员、‘立委’与县市长的经验,变成国民党的大脑,为国民党思考政策、方向。只有如此,党中央推动的法案与政策才不会与地方、民众脱节”。朱立伦认为“一个好的政党,希望在青年”,不讳言“国民党最大的危机就是缺乏新生代的认同”,明确表示“要积极培养新的年轻一代”,提出让年轻人成为基层服务团队或公职人员,“从基层做起,先选里长或议员,培养并建立人才库,未来自然是好的‘立委’与市长人选”,只有“一棒接一棒才能让国民党源远流长”。

  朱立伦提出的“内造化政党”、倾听地方声音、培养年轻人才以及党产必须归零等议题,不仅有别于马英九菁英决策模式,也展现了与传统国民党不同的风格,意在抛掉国民党旧包袱,回应民意要求,缩短党意与民意的落差,积极争取党内外的支持,也的确博得党内外认可。国民党中评会主席蔡铃兰表示,朱立伦“言行举止不像传统国民党人,能为党务改造带来新的方向”;国民党中常委廖万隆称朱立伦“可以改革创新,把党员的热情燃烧起来”;《中央日报》认为朱立伦“对国民党具有稳定军心的作用,对于吸引优秀人才入党也会有正面功能”。民进党前“立委”、《美丽岛电子报》副主编郭正亮更称“朱立伦担任国民党主席后,将会慢慢升起,也会有越来越多的行动方案,民进党非得接招不可”。包道格也称赞朱,“有着能与台湾跨越政治光谱的所有人说上话的能力,有个人的可信度,能说服人,相对年轻,是个有吸引力的政治家”。

  但是,朱提出的改革主张对于“百年老店”国民党而言是天翻地覆的巨大转变,若要实现,恐非一蹴而就。一是党内人才断层的解决需要破釜沉舟,抛掉传统包袱。国民党曾有系统、有计划地透过“革命实践研究班”长期培养青年人才,但2000年下台后短视于一场接一场的选举,如今功能渐失,导致人才断层。从“九合一”选举候选人来看,或是临时空降凑数,平时疏于选区经营;或是行政团队“博士内阁”中的政务官,虽是饱学之士,但未谙地方事务、政绩不彰,从而造成国民党惨败。而民进党却相反,自2008年下台后大量启用年轻人,从“九合一”选举结果看,郑文灿、林佳龙等“野百合世代”全面接班,林右昌、林智坚等70后新生代崛起,80后也开始冒头。因此朱如何改变国民党内论资排辈森严的现象,给有创意、有思想的年轻人创造机会,培育人才、厚植战力,确是一大难题。二是召回流失党员需要展现大破大立的党务改革决心及作为。国民党目前的困境除了受近年执政不力的影响外,也与长期的结构老化有关。党内高层急于内部资源的争夺与权力巩固,拙于对外经营求才,许多有思想、有能力的党员也逐渐遭到排挤或被掏空。国民党2000年刚下台时党员人数多达百万,2008年重返执政后反而大幅流失,从2009年至今,国民党员人数从50万人下降到35万人。从此次国民党主席补选看,几乎没有年轻面孔,投票率也不如预期,均显示朱立伦要让国民党浴火重生、逆境翻转之路还很漫长。

相关阅读:

领导题词
  • 江泽民题词

    江泽民题词

    完成祖国统一大业是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所在!

  • 李鹏题词

    李鹏题词

    为祖国统一大业继续努力!

  • 乔石题词

    乔石题词

    加强两岸关系研究,促进祖国和平统一!

本所概况|网站管理|联系我们|加入收藏|设为首页|电子信箱

Copyright(c) 2014主办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承办单位:中国台湾网